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王子和狐狸 03

relationship:仁王雅治 X 迹部圣乐(原创主角)

类型:BL

电梯:01 02

连载预警!!!!

========================================

Chapter 3 仁王雅治

上完药,忍足送他回家,“你确定要去立海大吗?冰帝不好吗?”

圣乐抿抿嘴,“冰帝和青学太近了,——”

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是忍足都知道。青学和冰帝太近了,青学里所有的消息都会传到冰帝,当然也包括圣乐的所有传言,那些诋毁,那些恶语中伤。忍足看着走在他身边的圣乐,苍白的面容,一身病体,半垂下的眼睫毛,弯弯悄悄的,就像每本小说中美好的女主一样。他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触碰,却被对方避开了,他只能借着裤袋掩饰自己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手。

到了家门口,圣乐接过自己的包,“麻烦你了,不要和任何人提我和你的关系。快走吧,被人发现就不好了。”说着,他将人推出玄关,毫不留情的关上了门。屋外的忍足摘下眼镜擦了擦,转身离开。两个人似乎都是一样的冷漠。

初夏的夜晚,竟然还残留着冬日的凉意。

搬家的当天,圣乐兴奋的早早就起床了。而门外,等着他的不是搬家公司的小哥,而是手冢国光。

“我要去九州治伤,”手冢开口就是一道晴天霹雳。圣乐塞在裤子口袋里的手紧张的抓了抓,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手冢挡在门口,镜片折射出他坚定的目光,他,一定要帮圣乐搬家。火一般炽热的目光穿透皮肤,烧的圣乐脸上不知所措。

圣乐不言语,低头收归手的动作却在无声的拒绝。手冢却主动扛过他身上的包就往外走。圣乐无奈,只能任由手冢跟着去了。

从东京到神奈川,20分钟的车程,短暂的路程却又显得漫长。圣乐看车窗外一路飞逝的风景,丝毫没有察觉手冢的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手冢伸出的左手,握拳又松开,松开又握拳,往复几次,直到最后也没有勇气去握住那个想抓紧的东西。

初夏,神奈川的风暖洋洋的,湿润的空气让人有种慵懒的感觉,能让人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情。圣乐很喜欢这里,在新家,新的环境可以重新开始。他迫不及待的打量着新居所的环境。

“Hi,隐藏的小王子,”一个银色长发扎着小辫子的少年,吹了个口哨,自来熟的握上了圣乐的手,“我是你的邻居,仁王雅治。”

手冢瞪着那只不要脸的手,看向那张得意得脸,不动声色的挪了一步,将仁王和圣乐分开。

“我说——”仁王的话音拖得老长,不满全写在脸上。狐狸眼微微眯起,散发出危险的信号,“手冢,这不像你的作风啊。”

手冢载迈了一小步,将圣乐完完全全藏在身后,“我没有。”

“嗯哼,你自己才最清楚。”仁王斜靠在墙上,一副耍赖皮的样子,“新邻居,要不要我搭把手?”

手冢国光:“不要。”

迹部圣乐:“谢谢。”

仁王得意的晃了一下他的小辫子。手冢用沉默拒绝,气氛紧张。响起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诡异的气氛,不二报告说桃城又闯祸了,手冢无奈离开。

“再见。”,仁王得意不已,挪了一小步,挺直腰板也将圣乐挡在自己的身后。手冢冷冷的看着他,离开了。

收拾完自己的窝,圣乐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仁王在厨房笑眯眯的打量着他,像极了神庙里的白毛狐狸。他趴在吧台上,笑的神秘又危险。“我是仁王雅治。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他的发色让圣乐想到了天空,那么的纯澈。然而仁王的表情却是相反,他那因自信而上扬的嘴角总是显示出一丝狡黠,就像一只满肚子坏水的狐狸。

圣乐淡淡的说:“迹部圣乐。”

仁王露骨的打量着圣乐,一米六的个子,配上娃娃脸,小小的,很可爱。他这么想也这么说:“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很可爱?”

从没有被别人这么称赞过的圣乐微微一愣。这样的表情,落在仁王视线中,惹得他更想去捏捏对方的脸,小小的欺负一下,但下一秒就被圣乐无厘头的话惹得差点笑出来。

圣乐问道:“有没有人说你像狐狸?”

仁王忍着笑,顺口借话:“有!”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圣乐不明白仁王为什么笑,尴尬的坐在客厅里,想了半天,才开口:“你饿了吗?我给你做饭。”

“你们家就你吗?”仁王打量着圣乐的房子,两层的小公寓,卧房和书房都在上层,下层有一个客卧和储物间。上下各有一个洗浴室,但他发现,里面摆放的只有圣乐一个人的洗漱用品。

圣乐打蛋的手微微一愣,一个鸡蛋瞬间砸碎,“嗯,只有我一个人。”

察觉到圣乐的失态,仁王立刻闭嘴,帮他收拾厨房。

“忘了和你说了,我不吃胡萝卜,不吃青椒,除了鸡肉和牛肉,哦,还有纯瘦肉其他肉类都不吃,哦,还不吃茄子,豇豆。不喜欢醋,不喜欢太油的。”看到圣乐的手伸向胡萝卜的时候,仁王立刻出言制止。

圣乐惊讶的看着仁王,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挑食,却还是按照对方说的改变了菜单。蚝油包菜丝、鸡蛋卷、可乐饼配上一碗清汤。两碗米饭,两双筷子一摆,家常的温馨伴着袅袅热气弥散开来。

“你吃的真少。真的饱了吗?”仁王坐在圣乐对面,比着自己和圣乐的饭量。

圣乐看着碗里的饭,默默的低下了头。在外流浪的这几年,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早就饿习惯了,反而吃不下多少饭。仁王看出了他又难言之隐,于是打着岔,将这话题转移了。

“谢谢请我吃饭,我们学校见。”

仁王帅气的和圣乐告别,回到自己家中,满脑子都是圣乐可爱令人怜惜的模样,忍不住依着他的样子缝了个布偶。

圣乐送走仁王,有要面对自己空荡荡的房子。他忍不住叹口气,匆匆睡去。明天,还要去新学校——立海大附中报道。

沉静的夜,两三颗流星悄然划过,或许能将每个人的梦境都化为现实。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