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王子和狐狸 02

relationship:仁王雅治 X 迹部圣乐(原创主角)

类型:BL

电梯:01

连载预警!!!!

========================================

Chapter 2 家宴

在公寓的最后一晚,圣乐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人正站在屋子内。下陷的眼窝,深邃的眼神,如同大卫像一般俊美富有雕刻感的五官,来人的刘海一丝不苟的被梳到一边,羊毛大衣高级西装彰显着他的精英地位。

“未经主人同意,擅自登堂入室。这恐怕不是绅士该做的事吧。”圣乐嘲讽着对方,不留任何情面,厌恶的情绪明明白白的展现出来。习以为常的厌恶,对方并不理会,泰然自若的坐在沙发上,找了个舒适的坐姿。

圣乐不耐烦的说:“你又来做什么?该做的我不是都做了么?表哥——”最后两个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念出来的。

不速之客欧文·埃弗雷特假装没听到,“迪恩,爸让我来接你回去。老爷子的生日快到了。”

“哦。”圣乐将包扔到沙发上,准备去卧室。

欧文皱眉,“你这次要和我一起回去,我还有事要你做。”

圣乐闭眼,想要压住心里烈火一般的躁动,“我们已经约好了,我不会再帮你做事了。”

欧文拿出一份文件,“如果你完成了这件事,那么你的监护权将会提前还给你。并且,你在日本期间的个人活动,我将给你最大的自由。”

答应?

不答应?

圣乐犹豫着。

见圣乐犹豫,欧文又加了一条,“事成之后,我妈派来监视你的人,我也可以把他们撤走。”

听到这里,圣乐终于睁开眼,转过头开始打量着欧文话里的可靠性。

欧文接着说:“老爷子那个私生子的儿子,泰勒,最近在赌球。听说拿上了他手里全部的股份赌后天的一场网球比赛。我知道你球技高超,所以这一次,你知道的。”

迹部圣乐不耐烦的伸手,“剧本给我。什么时候?”

欧文摊手耸肩,表示没有剧本,“干坏事怎么能留证据。到了那天会告诉你的。”

迹部圣乐不再说话,回屋睡觉。欧文叫住他:“听说你把你的超级会员卡给了一个叫手冢国光的小伙子。那可是世界级的网球场的终身免费会员卡,我上次问你要你都没给。”圣乐没理他,“嘭”的将门关上。

他无力的趴在床上,心里那股被人使唤的屈辱感怎么也甩不掉,压不下,迫切的想要找一个宣泄口。然而,他抓着手机不知道该打给谁,只能拿枕头出气。

而此时,手冢看着联系人“迹部圣乐”的名字,手机开开合合却始终不敢按下通话键。犹豫再三,他最终还是放下电话投入学习中。

天亮了,迹部圣乐和欧文坐着迹部家的飞机飞去了英国。圣乐好奇,一向讲排场的欧文竟然借别人飞机,这可是头一回。偷偷瞄了眼脸色不愉快的欧文,他很快就掩藏了自己的情绪,表现出一如既往的冷漠。欧文没有注意到迹部圣乐转瞬即逝的诧异。

家宴对于圣乐来说只是一个走过场的存在。自己的母亲因为私奔成为了家里的污点,没有人会在意一个给家族带来丑闻的人。至于所谓的遗产,则保管在监护人大舅舅那里。大舅舅和小舅舅是同父异母,两个人就像一般狗血的豪门一样互相仇恨着。尽管两家一直不对盘,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的。圣乐看不下去这虚伪的亲情,一个人端着吃的走去花园里。

在花园里,他遇到了一个人。虽然是晚上,但是那个人就像黑暗中的亮光,一下子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更令圣乐吃惊的是,这个人的长相,竟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花园里的人礼貌的说:“您好,我是来参加宴会的迹部景吾。花园可真美啊,我都被迷住了。”

看着这人明明是迷路了却还要转出一副欣赏花园的样子,圣乐在心里早就将他和那帮死要面子的贵族归到一类中。出于礼貌,他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说:“我要去宴会厅,一起么?我叫迪恩。”

迹部景吾虽然嘴上说着“我没迷路”,但还是乖乖的跟着圣乐走回了宴会厅。接着宴会大厅的灯光,圣乐这才看清迹部景吾的模样。金色中分的短发,右眼下泪痣衬托出蓝色眼睛的特有韵味。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和自己有些相似的外貌,但气质完全不一样。听到这个人是众星捧月的日本迹部财团的大少爷时,迹部圣乐有些嫉妒,长得和自己这么像,还都姓迹部,但是过得日子却截然相反。嫉妒羡慕的情绪很快就被抛之脑后了,他清楚的认清了现实,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成为那种众星捧月的王子。

迹部景吾却惊讶于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见到了视频里的那个神秘少年,也惊讶于他的身世。埃弗雷特家的私生子,辱没门庭的孩子。一切似乎早有定数,他的手拂过发梢,点在那颗泪痣上,浅笑起来,“找到你了。”

粉饰太平的宴会,圣乐第二天就在球场上按照欧文的指示打完比赛,令泰勒输掉了所有的股权。比赛结束后,圣乐不安的看向观众席上一脸吃瘪相、垂头丧气的泰勒。

欧文站在他身旁,“有什么好看的。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这样。协议已经签好放在你房间。享受你的自由吧。”

回到房间的迹部圣乐,握着协议,看着自己挂在墙上的网球拍,感觉那就像是自己,总活在别人的指挥下。不免又是一阵丧气,但转念又想到,明天就可以回去了。回到那个可以自己做主的生活里,圣乐不免开始向往起来,抱着被子睡觉时都带着浅浅的微笑。

回去的飞机依旧是迹部家的。但是,路上却有一个小插曲。欧文的车被人动了手脚,刹车突然失灵,幸好司机反映迅速,迹部景吾和圣乐只是一点擦伤。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被圣乐丢到脑后了,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自由的新生活。想到这里,他的心情轻松了起来,擦伤带来的疼痛似乎都感觉不到了。他完全无视了一路上迹部景吾探究的眼神。

但是当他回到家的时候,所有未察觉的疼痛像是约好了一样压来,压得他的五脏六腑生疼生疼的。他咬着牙,倒抽着凉气去医院。后背早已乌青了一大块,轻轻一碰就疼。忍足医生忙着照料其他病人,就让他儿子忍足侑士来给圣乐上药。

“我每次见你都是在医院,你一副病恹恹的样子,真是惹人垂怜。”忍足一边上药一边说。手指划过的肌肤,红肿也掩饰不了触手之后的滑腻感,如面粉团子一样软嫩,让忍足忍不住捏上一把。

迹部圣乐疼的翻了个白眼,“你这是又从哪本烂俗的小说上看来的套路?轻点啊!”

忍足随手一指,圣乐看到一个粉粉的还有些露骨的封面压在一堆作业下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书名《医生和患者的危险关系》。他瞪着忍足,对方却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他不服气的别过头,等对方上完药才穿好衣服走人。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