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王子和狐狸 01

relationship:仁王雅治 X 迹部圣乐(原创主角)

类型:BL

连载预警!!!!

========================================

Part 1  迹部圣乐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倾泻在少年淡金色的头发上,映出一圈淡淡的暖光,像是童话故事里带着王冠的王子。手冢国光出神的看着树下睡觉的金发少年,简单的娃娃脸,顺贴的短发,怎么看都是一个慵懒可爱的小天使。

他放轻脚步,拎起和主人一样懒洋洋倒在草地上的书包,轻轻唤醒梦中人,“圣乐,爷爷喊你回去吃饭了。”

阳光下,肤色苍白的圣乐悠悠然醒来,碧潭一样清澈平静的双眼配上娃娃脸,少年特有的美好与稚嫩就更显突出。他揉揉眼,迷迷糊糊的样子就像一只可爱的兔子。

手冢伸出手,想拉他起来,然而圣乐并不领情。他自己拍拍衣服爬起来,背着包走在手冢前面,一路无话。今天是圣乐转校手续办好的一天,手冢尴尬的收回伸在半空中的手,无力的握了又松,松了又握,似乎想抓住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他还记得三年前,沉默三天的男孩终于开口用软绵绵的声音含着他“国光哥哥”;还记得第一次一起打网球是那么的开心;还记得每次出门总会抓着他的衣服,躲在身后的男孩是多么可爱;还记得……而如今,曾经只会躲在身后的人,现在走在他的前面,连头都没回一下。

手冢家永远都是温馨的,他还没进门,手冢的母亲就亲切的出来迎接他,“好久不见,你也不来看看我们。一个人在外面住的又瘦了。快来,阿姨做了好吃的,快来尝尝。以后一个人在立海大千万不要亏待自己,有什么难处就告诉我们。还要多回来看看我们。”

迹部圣乐用微笑回应她的唠叨。彩菜阿姨捏了捏圣乐的脸,“你笑起来最好看了。要是我亲儿子该多好啊,国光总是那么严肃。就是没几两肉,好瘦,还这么苍白。”圣乐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回应这份温柔,只能继续笑,任由彩菜阿姨在他脸上捏着。听着彩菜阿姨的唠叨,他觉得这是最动人最幸福的唠叨了吧。上桌了,他看到满桌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不免有些欢喜。一直绷着的神态放松下里,笑意漫上眼睛。

吃完饭,手冢背着网球包,问:“走之前,再打一场?”

圣乐点头,立刻换好了装备,准备背包出门。手冢却提前拿过包,背在自己的身上,像往常一样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打球。他感觉到,自己和圣乐的话越来越少了,似乎只有网球,才能让他们维系他们两的关系。然而这层关系,似乎越来越脆弱了。平静的夜晚,月亮晃悠悠的躲进云层。安静的球场上只有网球被击打发出的声音。

然而,专注于球场的两个人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躲在阴影里正拿着手机录视频的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冰帝的芥川慈郎和立海大的丸井文太。手冢国光和迹部圣乐的打球全过程被他们拍下来了,并到各自的学校拿去展示。

冰帝学院内——

芥川慈郎一脸兴奋的展示着手机上的视频,一群人围着他观看。迹部景吾一脸不屑却又好奇的问道:“你们一群人聚成团在做什么?真不华丽。”

芥川慈郎兴奋的说:“迹部迹部,快看啊,这个人打球好像稍稍能压制青学的手冢国光啊。”

迹部景吾打了一个响指,“桦地,去借播放室。”播放室内,冰帝所有人像看电影一样的观看这场比赛。

忍足侑士:“变幻莫测的球风倒想和他比一场。”

吉日向:“以下克上,我要好好学习。”

芥川慈郎突然插话:“迹部迹部,他是不是像我说的一样好厉害啊。是不是啊。而且和你有点像啊。”

芥川慈郎这么一句,所有人都不再专心于网球了,反而去看这个人的长相。金色短发柔软服帖的垂下,碧蓝的双眼锁定着网球,目光如炬。左眼下的泪痣,给这张可爱的娃娃脸带着一点忧伤。

所有人又转头看向迹部景吾,金色的中分短发,发梢微微翘起。蓝色的眼睛闪耀着夺目的自信,右眼下的泪痣为他更添几分独特的个人魅力了。除去气场和个人魅力,单单从长相来说,确实是有几分相像。迹部景吾沉思片刻,问:“知道是谁么?”

芥川慈郎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迹部很生气,禁止他下午吃点心。慈郎一脸沮丧。

冰帝的众人能坐在播放室像看电影一样的观赏,而立海大的众人只能通过相互传阅丸井的手机来看这场切磋。

立海大内,仁王雅治举着手机观看,柳莲二不停地在记录着资料。他刚打算开个玩笑把手机变没再变出来时,就看到自家部长幸村精市那张“温柔”的笑脸:“仁王,我还没有看呢。”

他吓得赶紧把手机给幸村。幸村微微起来,“没想到手冢国光还藏着这么一个人啊。”

副部长真田弦一郎认同的点点头,“之前没有见过,但是可以和手冢媲美的球技,按照手冢的个性,是不会让他沉默的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手冢故意藏起来的王牌,用来对抗我们立海大的,看来训练不能松懈。所有人,加强训练。”一干人等叫苦连天。

仁王雅治突然又说:“我怎么感觉手冢国光打球有些犹豫啊。”

真田立刻反驳:“仁王你又在开玩笑了,手冢这样的武士,对待认真严肃的比赛的时候,是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松懈的。”仁王耸耸肩,比起手冢国光这位传说级的强者,他更在意的是那个和手冢对打的少年。

少年的存在就像个未知数,他最喜欢的就是对未知数求解。

这些事,迹部圣乐不知道。他现在正准备上完离开前的最后一天课。新房子已经订好了,所有的手续和相关事宜都搞定了。他打算好好享受这难得的一天清净。早早放学的他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令他十分意外的人。

“迪恩(Dean)”,越前龙马喊出他的英文名。

自从来到日本以后就再也没用过这个英文名字,是谁在喊呢?圣乐有些好奇。虽然很久都没听到别人喊自己的英文名,但是他还是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回过身,他看见一个戴帽子的小鬼站在自己面前,亮亮的眼神满是自信和不服输。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少年,只是自己想不起来了,“你是?”

越前龙马:“YOU STILL HAVE LOTS MORE TO WORK ON.”

圣乐这才想起来,“越前.....龙雅......龙马!”

越前龙马有些生气,自己视为对手的人竟然不记得自己。他用帽子藏住表情,“打场比赛?”

圣乐摊开手,耸耸肩,“我没带球拍。而且这里也没有场地。”

越前龙马不解,学校里有现成的网球场,为什么不在那里?

他刚打算说出自己的想法,桃城武就把他从迹部圣乐的身边拉远了。桃城武将他拖到自认为安全的距离,语重心长的吩咐:“越前,离他远点。他是网球部的败类,据说他之前引发的暴力事件差点害的网球部解散。”

圣乐自嘲的勾起嘴角,淡淡的扫了眼那件蓝白色的正选队服,不置一词的离开了。等走到无人处,他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捂着眼睛,指缝间流出了亮晶晶的液体,一滴一滴。

风落风又起,他放下手,回头看着“青春学园”的大门,转过头,不带任何牵挂的离开了。


评论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