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网王】王子和狐狸 07

relationship:仁王雅治 X 迹部圣乐(原创主角)

类型:BL

电梯:见最下方合集

连载预警!!!!

========================================

Chapter07

中场休息,圣乐趁着这个时间拿回了自己的球拍。“试试,你看这么绕可以吗?”仁王歪着头眉眼弯弯的看着他,一脸讨好的样子。

圣乐突然想到之前逛公园看到的那只白狐狸,也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吸引别人投喂。十分可爱,忍不住揉了把他的银色头发,揪了一下他的小辫子。立海大所有人震惊的看着仁王就这么乖乖的任由圣乐“捋毛”。

丸井的蛋糕都顾不上吃,“喂,杰克,我没看花眼吧,小乐是真的揉了仁王的头发?!完了完了,别看仁王一天到晚没正经,他可是立海大最恐怖的存在。”

然而,仁王竟然放任圣乐的动作,“好玩吗?”

“嗯,很舒服,软软的。”

圣乐的话让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仁王的放纵让他们更加大吃一惊。他竟然低下头任由圣乐摸等圣乐摸够了才抬起头。

圣乐注意到众人的视线,讪讪的收回手,“挺好用的,谢了。”

握着拍子,圣乐重返场地。他不再使用任何华丽的技巧了,回归了自己的开局的打发。柳莲二和圣乐陷入了僵持战。

敏感的丸井隐约察觉到了圣乐的变化,“快看,圣乐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所有人都看向场内。虽然圣乐似乎网球回到了最开始的打发,但是他击球的速度和反应力度都比之前快了。并且越来越快。

切原发现了关键,激动地喊了出来,“小碎步!他用的是小碎步。难怪这么快。”

圣乐的速度真的越来越快,快到柳莲二有些跟不上了。他的大脑根本来不及运算那些预算公式。他盯着一边圣乐看,一边飞快的运行着他的大脑。左边?右边?不对,刚刚是个假动作,是右边。刚朝右跑,球就落到了左边的边线。

迹部圣乐VS柳莲二,5 - 4。

接下来一句,柳莲二定了自己的心神,将圣乐的新速度数据输入,重新在脑内将预算公式计算了一遍。反复运行,确认无误之后再一次站到场内。然而令他吃惊的是,在这一局内,圣乐的速度比之前一局快了一倍,所有数据必须重新推算。

仁王玩儿味的捏着下巴,赞许道:“魔法手杖回到了魔术师的手上了呢。”

丸井听不懂仁王的暗语,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又在说胡话了。柳生推了一下眼镜,“现在圣乐确实可以凭速度暂时取胜。但是人的体力是有极限的,一旦到达那个极限,之后就会出现下降。到时候,柳莲二就有反击的机会了。”

柳莲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即使是圣乐的速度达到界限时,他依然丢了球。连丢好几球。这不可能啊,所有的计算应该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啊。他的额头微微开始冒冷汗。第一次体会到不在程序中的感觉,他慌了。

最后一球落下。比赛结束。

迹部圣乐VS柳莲二,6 - 4,迹部圣乐胜。

圣乐看着柳莲二一张困惑的脸,问:“你见过金融市场的交易员吗?”

柳莲二一愣。圣乐接着说:“金融市场24小时在不停地计算和跳动。但真正的高峰点转瞬即逝。交易员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在瞬间推断吃高峰点。就像你的数据网球在比赛中不停地更新着场内情况的数据。我都没有你那么厉害的计算和分析能力。所以我只能像那群交易员一样,利用自己敏锐的直觉,在你的数据网球中找到那转瞬即逝的突破点。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精彩的一场比赛。”

圣乐一脸真诚的伸出手,柳莲二的球技非常好,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柳莲二也握了上去,“也谢谢你,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在场外看热闹的幸村说:“真田,还真是来了一个了不得的人啊。”

真田点点头,迎上了走出来的圣乐,“把你的身高体重等数据报给我,明天给你正选队服。”

这意思是自己是正选了?!圣乐狐疑的回答:“好。”

丸井跑上来抱住他,“圣乐,你也是正选了,这下我们都是正选了啊。”

仁王勾着圣乐的肩,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圣乐的身上说:“恭喜了,伟大的魔术师。”

丸井:“仁王你又说这种不明所以的话了。”

一下子承载了两个人重量的圣乐被压的直不起腰,连连求饶,“你们倒是放开我呀。”软软的语气,轻喘的气息,此时的圣乐听上去就像一个软糯可欺的团子,仁王忍不住就想欺负他,故意将重量压在他身上,不过另一只手却稳稳的托着圣乐的腰不让他倒下去。手刚刚碰到圣乐的腰,仁王就感受他猛地一抖,像是受足了惊吓的兔子。仁王默默松了松手,给圣乐留出安全的距离。丸井还抱着圣乐上蹿下跳。

接下来的一周,为了应对地区赛。网球部加大了训练。后来的两周里,立海大一继续延续着两连霸的传奇,夺得了地区赛第一,成功晋级。他们的传奇新人也渐渐的被人们关注。不过,立海大的怪物名声太大,圣乐到显得很低调,话题也不是很多。相比之下,青学的新人龙马的名气传得倒比圣乐大。不过圣乐一点也不在意,依旧乐呵呵的跟着仁王该吃吃,该睡睡,偶尔还要被拉着补习功课。果然是讨厌的狐狸,看着笑嘻嘻的仁王辅导作业竟然超严肃,错一点就要罚十遍,苦不堪言。圣乐委屈的看着放在不远处仁王妈妈做的炸蔬菜,望穿秋水不能下口,太折磨人了。他讨厌期末考试,嘤嘤嘤,谁发明的考试,真讨厌。

六月,圣乐收到了手冢的快递,一箱九州岛的特产。同时还有一封信,信里,手冢首先恭喜自己成为了立海大的正选,然后说自己在九州的治疗效果不错,即将返回东京,参加东京的地区赛。最后,信的结尾还是手冢一贯严肃的语气,吩咐自己不可大意。圣乐咬咬笔,决定还是回封信,附上了最新的地址和新换手机邮箱。

一大箱特产,沉甸甸都是吃的,圣乐估算了一下,自己肯定吃不完。思量再三,他抱着一大箱东西,敲开了仁王家的大门。开门的是仁王的妈妈,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开门的时候她下了一大跳,看不见人,入眼是两个大箱子。仁王飞快的跑下楼抢过了圣乐手里的箱子。

圣乐刚搬来的时候就和仁王家见过,仁王的妈妈将他当成自己亲子一样热情的招待,“小乐你来就来嘛,还带这么多东西,快进来,快进来。我给你做好吃的。”说完,这个热情的家庭主妇就开心的去了厨房,准备小点心。

仁王熟门熟路的带圣乐上楼,“你不是要我帮你补习吗?走吧,去我房间。”圣乐扯扯嘴角,不满意。怎么三天两头都是补习啊,真讨厌。仁王难得看到圣乐有这些小表情,越发觉得对方可爱。

补习中,仁王阿姨端着一盘刚烤好的小曲奇和牛奶进来了。响起弥漫在整个房间,圣乐忍不住想吃,被仁王一爪子拍回来了。阿姨忍不住笑起来,“让他吃吧,补习怪可怜的。你看他都瘦了。小乐,今晚留在我家吃饭吧。”她知道圣乐一个人在这里,父母早就不在了,一个人离开家族到异国他乡过日子,瞬间可怜起他来,脑内脑补了一堆狗血伦理剧。

知道自己母亲的德行的仁王,忍不住翻白眼。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