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网王】王子和狐狸 06

relationship:仁王雅治 X 迹部圣乐(原创主角)

类型:BL

电梯:见最下方合集

连载预警!!!!

========================================

Chapter 06

不甘心受骗的圣乐气呼呼的回家。刚进家门就收到厌恶之人的来信,他不耐烦的的夹起电话,吼叫声立刻从那头传来:“你做了什么?!我的信用卡怎么会差点刷爆!”

啧,圣乐不耐烦的咋舌,“不是说好不管我在这里的生活的么?”

圣乐的不屑,让欧文怒火更甚,“和那个无关,我问你,为什么要刷我的卡?”

圣乐转着手里亮闪闪的信用卡,嘴角忍不住上扬“不想住公寓,就拿你的卡在学校边上买了套房子,一次付清。”

欧文语塞,狠骂一句,“你不是有张卡么。”

圣乐看着手上的信用卡,嘴角勾起一个玩儿味的弧度,“不小心丢了。我一个人在外面,花钱的地方多,大伯怕我受委屈,就把你的卡给我了。”明晃晃的茶几上却躺着另一张信用卡。

见圣乐搬出了自己的父亲,欧文只能做出让步:“我给你重新开个账户,按原来的旧历每个月会给你打生活费。那张卡我有急用,这几天麻烦还给我。”

圣乐躺在沙发上,不轻不重拖出含糊不清的调子,“好。”今天和别人打了辣么多场球,太累了。他就打算这么睡在沙发上。但一想到欧文这么着急的要把这张卡要回去,不免又勾起了自己的好奇心。难道说这张卡有什么秘密么?他打起精神,换了一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这通电话打完,他就迷迷糊糊的倒在沙发上睡了。不愉快的事情很快就被抛却脑后。

网球部还有晨练,圣乐无奈,打着哈欠吊着面包出门了。他的控球能力让所有正选都大吃一惊。立海大内控球最好的仁王此刻也有些自惭形秽。

晨训结束就该上课了,仁王趴在桌子上等待着上课。同样睡觉的还有圣乐,不过他的姿势可比仁王优雅多了,依着窗撑着下巴,看上去仿佛闭眼沉思的哲学少年。仁王忍不住在心里鄙视一把。晚上结束了训练,圣乐也会拖着一脸死相趴在他肩上的仁王回家。

日子转瞬即逝,正选选拔赛开始了。

仁王难得早起。看到仁王出来,圣乐有些惊讶:“吃早饭了么?”

仁王微微一笑,神清气爽,“今天起得早,吃了。走吧,选拔赛加油。说了句废话,你肯定会穿上这件外套的。”说着,他扯了扯自己的土黄外套,那是正选的衣服。

选拔赛,所有人将分在四个组,两两比赛,最后根据统计的综合得分和比赛获胜的次数来进行筛选。迹部圣乐开局非常轻松,很快他就打败了大部分人。

组里大部分都是上次和他交手的非正选球员。已经被圣乐虐过一次的他们,又被虐了一遍。他们围着圣乐苦兮兮的抱怨着:“再怎么说,好歹手下留个情吧。虽然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不要总剔我们光头啊。6比0的分数,输的太难看了。”

圣乐知道他们只是说说而已,但不知道改如何回答。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强者的概念。要么打败强者,要么被强者打败。他不知道如何面对比自己弱的人,连手冢也没有教过他。此刻,他只能尴尬的站在这里微笑。仁王看不下去,过来勾着他的背,笑嘻嘻的说:“小乐你这么厉害,难怪手冢还老是给真田副部打的电话问你的情况。什么时候也教教我们几招啊。”

众人听到“手冢国光”的名字不禁大吃一惊。青春学园支柱手冢国光,所有人都知道的厉害人物。手冢国光都成人圣乐是天才,难怪自己的打不过。他们一脸羡慕又尊敬的看着圣乐。“原来你这么厉害!能不能教我几招?”

殷切的眼神纷纷望向自己,陌生的感觉让圣乐有些害怕。他不由自主的想要后退,却被仁王挡住了去路。茫然无措的他,腼腆的答应下来,教了这些人一些小招数。

“都是同学,你再害怕什么?”仁王将脑袋埋在圣乐的肩膀上,好奇的问。别人可能被圣乐的伪装迷住,但心细如发的仁王怎么可能看不到圣乐藏在袖子中紧张的捏的球拍的手。他轻轻握住那只紧张的的手,无声的安慰着。须臾,他轻戳圣乐的面颊,“你还有最后一场比赛呢,和正选莲二的比赛,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你莲二的缺点呀。”

圣乐看着对方没皮没脸撒泼的样子不免笑起来,又听见对方的调侃,傲气不由自主的上来了,“切,不用。”现在的他,已经恢复平静,去通告区寻找自己接下来的比赛对手了。这是他选拔赛的最后一场了,决定着他是否能进入今年的正选。还真是要多谢仁王的调节呢。

圣乐进入正选的最后一场比赛即将开始。

绅士柳生比吕士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早早地去围观新秀和柳莲二的比赛了。幸村依旧还是往常那一副温柔微笑的样子对着真田说:“真田,你说谁会赢呢?我对这场比赛充满好奇。”他身后,是一群被他剥夺五感、倒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喃喃自语着:“好可怕,好可怕。”的非正选球员们。

很快,仁王和丸井都结束了自己的比赛。也来准备观看圣乐的比赛了。然而作为比赛的主角,圣乐还在球场边上做着准备。

圣乐:“仁王,你有胶带么。”

仁王没有翻出胶带,反而把自己的球拍塞到圣乐的手里,“我帮你绕,你先用我的去比赛。”

圣乐被仁王直接推向了球场,动作太快来不及思考,只能挥舞球拍努力适应。柳莲二早就在球场上等着了。来迟了的迹部圣乐,连连道歉。柳莲二淡淡的说:“没什么,比赛开始吧。”

比赛开始了,圣乐开球。

一个简单的外旋发球,开局就拿下了分数。幸村眯着眼依旧微笑着说:“真是有趣的开球啊。不过,仅仅是这种程度应该是赢不了莲二的。”

果然,场内的比赛,柳莲二很快就接到了外旋发球,开始回击。但是,接下来圣乐就凭借着精准的控球技术,掌控全场局面。很快就以2-0的比分连胜两局。

在场外看着的丸井兴奋的喊道:“圣乐,加油。”

幸村一言不发的看着场内,微笑的嘴角依旧挂在脸上。真田把帽子拨正。柳生推了一下眼镜,对仁王说:“这就是你看好的人?虽然控球能力在你之上,但是光靠这一点是赢不了莲二的。”

仁王什么都没时候,只是认真的绕着自己手上的球拍。嘴角情不自禁的勾出一个微笑。

接下的比赛,果然像柳生说的那样。圣乐一分都没有得到,柳莲二分数追上来了。迹部圣乐VS柳莲二,2 - 2平。

场内的圣乐盯着自己的球拍有些发愣。刚刚的比赛中他一分都没有到。不光如此,他在比赛的时候发现,无论自己有多优秀的控球能力,柳莲二总是能精准的出现在他控制好的落地点。

一开始圣乐猜测这有可能是巧合,但是。接连两局下来都这是这种情况,那就不可能是巧合。结合平常训练中的所见,柳莲二并不像龙马那样拥有惊人的反应力,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立刻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否则在前两局的时候,柳莲二不可能一分都没有得到。圣乐捏着手里的球拍想:难道是直觉?柳莲二的直觉比自己突出么?没有感觉啊,他不像是这样的人啊。难道是别的什么吗?

锅盖头柳莲二看着对面的人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他说:“我想你隐约应该感觉到了,这是我独特的网球打发,数据网球。数据面前,谁都无处遁形。”

场外的柳生说:“莲二的数据网球是在网球比赛中收集对手大量的数据。通过预测计算,算出对手每一个动作,然后开始进行追杀和反击。每个人的行动都是有规律的,通过对微小细节的分析和计算就可以精确的找到对手球落地的位置。即使是面对精确控球的对手,在庞大的数据分析面前也无法还击。”

场内的圣乐听到“数据网球”四个字的时候,总觉得好像在那里听说过。

又一局下来,迹部圣乐VS柳莲二,2 - 3.

圣乐皱了皱眉头。柳莲二说:“你的一切我都预测到了。你发球的动作,打球的动作,我都看到了。例如你要是想要往左打球的时候总会稍稍的先往右。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也就是说,出现了你没看过的东西你就无法预测。”低着头思考的圣乐的突然开口了,“看来这个不成熟的招数只能在这里先使出了。”

柳莲二惊讶,还带着一点怀疑。但很快他就无法怀疑了,满脸只剩下惊讶。他看见圣乐打来的球在他眼前瞬间变成无数个。他想:幻影么?那我只要找出真正的那个球就好。

就在他想找到球的瞬间,无数个网球幻影突然像炸弹一样在他眼前炸开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球早就安静的呆在网球场的正中间。

迹部圣乐VS柳莲二  3 - 3,平。

幸村的嘴角又往上翘了翘,“真有趣,来了一个了不起的人呢。”

柳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仁王站起来了,试了试手上刚刚绕好的球拍,说:“该把魔术师的道具还给他了呢。”

丸井翻了个白眼,“仁王又在说胡话了。”

又一局结束,迹部圣乐VS柳莲二,4 - 3。

柳莲二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球拍,明明都看到了,为什么接不到球。是幻影么?不可应该啊。如果只是单纯的幻影的话,为什么还要在眼前爆炸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自己到底忘记考虑什么了呢?

圣乐看出了他的疑惑,“网球炸弹不是单纯的幻影。如果仅仅是幻影的话,那么有些人一下子就能知道真正的球在哪里。你看到的每一个球都是真的。他们是由视觉停留造成的幻像。就看你的反应速度和预测了。而爆炸的效果有另外一个作用。人的五感都是相通的,如果看到爆炸的话,会自然的想到声音和感受到那种感觉。将专注力分散到五感上,那正常情况下的反应力就会下降。这样就会错过接球的时机。而你,太过于相信自己的数据,专注于自己眼前看到的东西,就会更加陷入我的陷阱之中。”

“接下,我要用你最自豪的数据打败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自信的圣乐让人移不开眼,就像一个光彩夺目的王子。脸上再也不见平常完美到标准化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露出一颗小虎牙的自豪的笑容,那种自傲,那种自负,那种自信,无人能比。丸井在场外激动地大喊:“加油加油,圣乐加油!”仁王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圣乐。他看着又展现出不一样一面的圣乐,就好像开启了新宝箱一样。迹部圣乐,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呢。

这一局,迹部圣乐VS柳莲二, 4 - 4,平。

柳生推了一下眼镜,问:“这种行为. . . . . . 难道是传说中的打脸?”

海带

头切原赤也直接在场外笑翻了,“哈哈哈哈。”笑声震天。

柳莲二:“这就是你说的回击?”

圣乐并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看手上的球拍。果然不是自己的用不顺手啊。正感叹着,他就听到场外仁王正在喊自己,“圣乐,球拍绕好了。”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