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newtmas】南方北方 12

工业革命背景,小教师Thomas和工厂主newt

南方北方AU,南方北方是伊丽莎白·盖斯凯尔著长篇小说。

专门开了一个连载的合集,就不放前文连接了。想看的直接翻合集。

PS:时间线重新修改了一下,改成了工业革命的前一年。

啰嗦完了,以下正文

========================================

Chapter 12 商会

Newt的计划很美好,然而现实却像工厂里的机器一样冰冰凉。他更本没有时间去看Thomas。当然,Thomas也没什么时间看他,他忙着家访呢。棉絮悠悠的扬起又落下,时光就在棉线中穿梭。转眼就到周五了。

周五的曼彻斯顿,天空一如既往,灰蒙蒙的。Thomas走在寒风中,裹紧了他的新大衣。这里的冬天来得比南方早得多,也冷的多,如果不是newt给的大衣,怕是要冷死在这寒风中了。Thomas静静地抱住教案,赶去上课。

Newt倒是比较惨,上午才和gally跑了几趟银行,下午被喊去商会开会了。比起上次“监视”工人集会的狭小场所,这一次的条件明显好了很多。沙发,美酒和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点心。在这里,他们可以随意坐着,畅所欲言。

克劳斯端着杯酒随意的躺在沙发上,笑着讨论着他利用加勒比海岸的棉花降低了多少成本。詹森挺直了脊梁,正襟危坐,一直摩挲着手里的拐杖。身着半旧的深灰色西装,他坐在那里,看上去就和商会边上摆着的古董立柜一样陈旧。Newt坐在和他打招呼的frypan的边上。一直畏畏缩缩的frypan像是有了靠山一样,瞬间直起背,话也说的大声了点。

所有人都到齐了,有像克劳斯一样,一脸淡定还有说有笑的投机者;也有像詹森这样严肃的旧贵族;还有一部分是和newt一样的新贵族,他们不安的看着外面,但眼神异常坚毅。时不时的窃窃私语,或点头或摇头,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焦虑的神情。他们已经知道了工人们准备罢工的消息了。大厅划分出明显的三个圈子。

克劳斯端着酒杯,走到newt的圈子里,“嘿,老弟,要不要跟我一起做投机。听说最近工人又在准备闹涨工资的事情了?跟着我,我保证你到手的钱能满足工人的需求,还能翻一倍。我上次就挣出了整整两个月的工资。”

他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不屑地问道:“真要是这么有钱,你怎么HIA拖欠着工人四个月的工资?”老者是曼彻斯特的旧贵族,正巧赶上圈地运动土地被圈走,走投无路只能参与纺织厂的建设,却也因此保住了自己的资本和地位。

克劳斯不以为意的笑起来,“我的钱还在市场上呢。再说了,发工资不是便宜了这帮只想涨工资的懒虫了。他们这种低下阶层怎么会懂钱生钱的道理呢。钱放在他们手里只是浪费,根本不会起到带动经济的作用。”和他一派的投机者纷纷附和。

旧贵族们嘘声四起。詹森却一直坐在那里没有动。他在等,等着newt开口。亲身经历过圈地运动,亲眼见过那些没落的旧贵族的土地被新贵族们圈走,盖起一所所工厂,他知道,真正能适应这个时代只有newt这样的新贵族。现在已经不是他们所知道的那个世界了,他更乐意去倾听这些新观点,新看法。詹森将目光投到了newt身上,跟着好几人都看向newt,屋里逐渐安静下来。

Newt察觉到了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他从自己的圈子里走出来,“罢工的事情,你们应该都知道了。”

克劳斯放肆的笑起来,“不就是又来一次罢工嘛。前前后后都多少次了,不久就会消停的,完全没必要担心。”乐观的投机者们,纷纷不以为然。

旧贵族们更关心自己的生活,他们觉得这次的工资涨得合情合理的。“我觉得我们不能再压低棉布价格了。再低就没有利润了。老艾登家都已经倒闭了。要不我们请政府出面,禁止美国布料的进口,或者增加进口关税?强行让我们的布料占领市场好了。”

Newt皱着眉,“眼下最重要的是工人罢工的事情。他们今天5点开始罢工,并且做好了停工一周以上的准备。除了我的工厂,所有工厂都逃不过。曼彻斯特所有工厂整体停机一周,这个代价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接受不了。”

整体停机一周,商会议事厅瞬间鸦雀无声。曼彻斯特,这座工业城市的呼吸就是大大小小工厂里那些一前一后推动的纺织机,如果这些机器停掉了,就相当于这座城市的呼吸的停止了。人没有了呼吸会死,那这座呢?所有人都不敢想,不敢问。

“别说这些没用的,倒是那个解决方案出来啊。”有一个脾气暴躁的工厂主立刻开骂了,他迫切的想解决这个问题。他手里压了不少订单,如果不能按时交货,他就要宣布破产了。

克劳斯像一只嗅到了奶酪味道的老鼠。他嘴角眼角完成了从没见过的完美弧度,“嘿,我朋友倒是愿意借些钱给你们,至少可以撑过这一周的罢工。”

“呸。”之前的老者瞬间愤怒了,“钱的味道你立刻就能闻出来。就你样的贪婪者还会主动提出帮助我们?”

白人戳穿的克劳斯也一点都不羞愧,反而更加自豪起来,“说的没错。我的确不会免费帮助。这些钱都是要贷款的,就比银行利率高个2%而已。如果还不起也没有问题,就当我资金入股你们的工厂。”

当场,很多工厂主立刻纷纷骂起来。这些受过教育的绅士们骂起人来也是斯斯文文的,不会对克劳斯形成任何攻击,到让他更加享受了。

Newt皱着眉,走到窗边,似乎在聆听着什么。Frypan不解,“newt,都什么时候,你怎么还在开小差啊?”

他的话,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他们好奇的看着这位新贵族的典型代表,想知道他为什么还能如此的淡定。詹森终于开口问了今天到会的第一句话,“你在听什么?”

“太安静了,”newt皱着眉看向窗外,“不正常。”

工厂主们安静下里,仔细听着外面,的确安静的不正常。;今天的风并没有夹杂着机器的声音。天空也是难得的干净,不会有恼人的飘絮。

“几点了?”

Newt觉得事情不对,立刻转头问frypan。不用等对方回答,广场的五下钟声就告诉他,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罢工已经开始了。没有人宣布会议结束,但是每个人都非常自觉地退场。很快,一辆辆马车就开始向工厂区飞驰而去。

寒冬至,天欲晚。工厂区黑色的建筑,光秃秃的树干像鬼屋一样的伫立在道路尽头。工厂主们的驾着黑色的马车奔赴他们自己的领地。

Newt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起Thomas曾经和他说过的比喻:“你不觉得这个场面就像身着黑衣的吸血鬼门,驾着他们的蝙蝠拉着车巢的样子吗?”他不敢苟同,毕竟如果认同了Thomas,那不就是变相骂自己是吸血鬼吗?但是,目前看来,Thomas的形容倒是没错。


评论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