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newtmas】南方北方 10

工业革命背景,小教师Thomas和工厂主newt

南方北方AU,南方北方是伊丽莎白·盖斯凯尔著长篇小说。

专门开了一个连载的合集,就不放前文连接了。想看的直接翻合集。

啰嗦完了,以下正文

========================================

Chapter 10 集会

周日下午,工人们陆续的来到工人学校。学校对面的阁楼上,工厂主们济济一堂,密切关注着今天的工人集会。一向不屑于和这些新贵族在一起的詹森也来了。这倒是头一次。Frypan惊讶极了,“连詹森也来了,看来这次的阵仗不小啊。Newt,你不担心吗?”

詹森穿的很考究,在一众新贵族中异常显眼。那双蛇一般冰冷的眼睛,让很多人畏惧。工厂主们都不敢上前询问他为什么在这里。Newt,只有newt站出来,“詹森,你是来询问关于涨工资的事情吗?”

“是的,”詹森颔首,指着窗外,“他们又在集会了,你不担心?”

Newt朝着窗外瞥了一眼,风轻云淡的说:“如果这是他们打发无聊时间的唯一途径,那就让他们做好了。”

詹森转过身,一起看着窗外,“也行。关于涨工资的事情,W.I.C.K.E.D.不会涨,你们呢?”

“也不会。我们统一了战线。”

其他的工厂主们,自从詹森踏进这这间屋子的时候,就大气都不敢出。现在看着这两个传闻中的“死对头”竟然在一起聊天,还把话讲的和喝下午茶没区别。难道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最近又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工厂主们纷纷开始脑补这几句话背后的深意。但当事人,并不知道。

Newt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你今天来就为了这件事?”

詹森摇摇头,“还有关于Teresa的事情。下周有空能让Teresa回来看看他的母亲吗?”后面半句,他说的很小声,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

Newt迟疑了一下,“我会通知她的,但是最终还是要看她的意见。”

“谢谢。”

詹森走了,拄着旧拐杖,穿着老式的燕尾服一步一步走的沉稳又缓慢。等他走后很多人都在议论着他这次来的目的,但更多的是再说他已经老了,注定会被时代淘汰。但詹森离开的步伐在newt看来依然稳健。但现在,他的心思不在这里,他转头继续关注着对面的动静。

Thomas很开心,他看到鱼贯而入的一个又一个工人,异常兴奋。工人们济济一堂,这场景仿佛让他又回到了南方。在南方教堂里教那些正式的学生阅读,给他们讲解柏拉图、苏格拉底这些伟大的人物,这让他兴奋不已。每天就只教教孩子们阅读识字,实在是大材小用,让他憋屈不已。前两天他就开始努力的备课,画了几十张的讲解图示。最终,这些纸就像Thomas一样没有派上用场。开讲前,文森特带着几个工会头领告诉他需要临时将这次课堂变成他们的工人集会。他们态度强势,Thomas不得不退让。

他孤零零的坐在教室外的长椅上,茫然无助的看着本该自己站的讲台。工会的那些人站在上面,慷慨义愤的讲着一些东西。这在Thomas看来就好像一群野蛮人占领了希腊一样。他终于知道校长温斯特和newt为什么会那样看待自己。心疼的收起自己的讲义,他凑上前,想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东西,竟然能比学习知识更吸引人。

文森特站在讲台上,努力让每一个人都能听清他的话,“听着,大家听着,现在詹森已经宣布不涨工资了。”

台下工人纷纷发生。几百号工人的声音潮水一般冲击着Thomas的耳膜,振聋发聩。令他惊奇的是文森特挥挥手竟然就能让这些声音消散于无形,这是怎样的力量啊?Thomas开始惊奇。

文森特在台上指了几个人,被指到的人纷纷说出了各个工厂宣布不涨薪资的时间。消息准确的让Thomas大吃一惊。要知道,这些消息,就算是自己上次和那些老板们吃饭都没有打听到,短短两天,这些工人们竟然能知道的一清二楚。北方的人总能带给他惊奇。他开始好奇,北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他又想到了newt,或许了解了这个城市,他就更加了解这个人。他开始专注于集会。

每一个声音的响起,都引起工人们一片嘘声。嘘声接连不断的响起,推高了工人们的气氛。文森特趁机大声宣布,“下周五,就在下周五下班前的10分钟,我们集体罢工十分钟!没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去启动那些该死的机器!”工人们纷纷大叫着表示赞同。

此刻Thomas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不是吧?又来罢工?他想起刚到曼彻斯顿就遇到的那场罢工运动,额头隐隐作痛。下意识去摸被砸中的地方,他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校长会怀疑自己卷入到了什么麻烦的事里去了。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亲眼见到一场工人罢工的全过程。他不知道是该紧张还是激动。

有发表意见的地方就会有质疑的声音存在。当工人们都沉浸在组织罢工的激动情绪上时,一个声音出现,“如果,如果库瑞文决定不顾其他工厂,同意加薪呢?”

文森特笑了,似乎这个问题是个笑话,“我们还是继续罢工,记着,如果我们全都拒绝工作,我们就是强势的一方。”

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潮水。Thomas看到每个工人脸上都参杂着希望、愤怒和不安。这真是一个个矛盾的结合体啊。忽而,有一个声音问出了问题,“要是我们齐心协力,你觉得雇主们能撑多久?”

“一周,最多两周。”

“如果他们像之前那样调爱尔兰人,又或是别的地方的人来呢?”又一个疑问。

下面纷纷有人附和,“没错,尤其是newt,他宁死也不会任人摆布。他肯定会从外地调人。”

听到有newt,Thomas立刻关注上了,没想到newt在工人眼里竟然出了刻薄和自私还有这样强势的一面啊。

“那我就把他干掉!还有任何请我们工资的爱尔兰人!统统干掉!”

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叽叽喳喳的喧哗中响起。Thomas忍不住去寻找声音的源头。希望可以告诉他,“打人是违法的。”单着短短的一声,瞬间融入了暴躁工人们的七嘴八舌的争议中。Thomas的心被揪起来了,久久不能放下。

这一声虽然短,文森特还是听见了。他立刻提高声音,让所有工人都注视自己,“听好!听我说!不准用暴力!不能用暴力。工厂主们都觉得我们是牲畜一样野蛮无知的人。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是有思想的人。我们不能再思想上输给他们。罢工唯一的敌人是我们自己。我们必须组织好这次罢工,不可能像五年前一样,一般人提早返工,更不能像两周之前那样使用暴力伤害无辜的人。”

众工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是时候了,我们团结一致,周五晚行动!”文森特又喊了一遍,满怀着希望,“周五行动!”

下面的工人们纷纷挥手赞同,高喊着“星期五”和“罢工”的口号。

Thomas惊讶于这些人的团结力和行动力。虽然文森特说不准用暴力,但之前自己被砸的事情还是历历在目,一想起来就头疼。Thomas决定不让newt经历和自己一样的事情,暗下决心,在家访的时候好好了解情况,争取解决罢工。

评论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