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newtmas】南方北方 09

工业革命背景,小教师Thomas和工厂主newt

电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南方北方AU,南方北方是伊丽莎白·盖斯凯尔著长篇小说。啰嗦完了,以下正文

========================================

Chapter 09 夜宴与工资

风平浪静了几日,正和文森特吃饭的Thomas收到了newt的来信,邀请他明天去参加晚宴。文森特看着这封信,欲言又止,神色不明。Thomas明显感觉到了文森特的犹豫,“怎么了?你是觉得这个晚宴不适合我去吗?”

女主人怯怯的看了眼文森特,不敢发表意见。文森特转着刀,最终还是决定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也不是。和你一起吃饭的,都是我的老板,以及其他人的老板们。”

虽然没有说的很直白,但Thomas听懂了其中的含义。这回轮到他沉默不语。他忽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地位。在工人眼里,他被看成和newt一样的不体会民众疾苦的贵族;而在newt的眼中自己又是和无理的工人一样无理取闹的无知民众。Thomas第一次觉得北方是那样的难以融入,他开始怀念南方的果园,南方的天空,南方的纯洁干净,就像newt的笑容。

文森特打断了他的怀念,“我想问一下,周日下午,我能带工人们去找你学习阅读吗?”

这还是这里第一次有人主动找他学习,这里的人都太忙了,忙碌到没有时间学习。所以,当有人主动找他学习的时候,他不解思索的答应,“我去问问校长可不可以。再来给你答复。”

文森特沉默点头,接着吃饭。Thomas还沉静在有工人主动要求上课的喜悦中,丝毫没有注意到文森特闪躲的眼神。

第二天,Thomas兴致高昂的上完课,就去找校长,想要周日下午借教室一用。校长温斯特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工人?你确定是工人?Thomas,我要提醒你一下,不要把自己卷入到什么麻烦中去。”

麻烦?给工人上课会有什么麻烦?Thomas对校长的这番话并不能理解。校长刚想张口,就收到了门外Newt的眼神示意。他只好岔开话题,“Thomas,外面有人找你。”

Newt顺着校长的话就走进来了,“Thomas,我的邀请函你没收到吗?”

Thomas这才想起来昨天的邀请函还没有回复。他有点不敢直视newt的眼睛。Newt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算了,直接跟我走吧,反正就在我家开,换衣服也来的及。”他没有给Thomas拒绝的时间,拉着人就跑。等Thomas回过神,已经在newt的家里了。家离工厂近,没想到还有这种妙用。Newt看着认命去楼上换衣服的Thomas自鸣得意起来。他想入非非的样子让Gally和Minho一阵恶寒。

晚宴很简单,一个个西装革履,打扮精致的资本家们围坐在一张桌子上享受美食。吃饭的时候也就聊一聊棉花的价格。Thomas完全插不上话,只能埋头吃饭。Newt看他埋头吃的样子,觉得他应该是很喜欢这顿饭,顺便将自己碗里的菜放到他盘子里。

这个时候,有个工厂主说起了一件事:“W.I.C.K.E.D.工厂的詹森,最近被他的工人闹到心烦。”

詹森今天没有被邀请,但作为曼彻斯特大工厂主之一,自然也是工厂主圈子里茶余饭后谈论的对象。Thomas依然记得街道上那双看不清善恶的诡异的笑容,因此他不由自主的竖起耳朵准备听故事。

“詹森装了最新的滚轴设计,现在他的工人们为此闹着要涨工资。”工厂主克劳斯说的有点幸灾乐祸。

Frypan不解,“你说的那个滚轴,是可以处理整车间棉花絮,防止工人因为吸入更多的棉絮而生病的那个滚轴设计吗?这不是件好事吗?涨工资和装滚轴有什么关系吗?”

克劳斯点点头,“没错。确实没什么关系。但是工人们说这东西处理掉了棉絮,他们吸入的少了,吃不饱,肚子容易饿。”

Minho惊讶的叫起来,“这不是胡扯吗?!”Gally甩给他一个丢人的白眼,让他安静的坐下来。Newt看着酒杯,沉默不语,并没有表态。Thomas暗中点头,的确是胡扯,没文化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应该给工人们也上课,好好补补他们的常识。

Frypan苦着脸,“还好没有来和我闹,一台机器600英镑呢,我是真付不出其他的钱了。这批布料如果不能及时发货,我就要破产了。我还是跟着newt一起换的呢。”

咬着鸡腿的Thomas万分惊讶。他万万没想到永远穿着最好料子的Frypan竟然会面对破产问题。他不禁开始猜测,饭桌上这群工厂主是否如工人们说的那样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Newt见到他一直打量着frypan的衣服,不用动脑袋就知道在想什么。他凑过到Thomas耳边,悄声说:“frypan的衣服都是他们工厂自己做的。他只穿自己工厂做的,不光免费,还可以顺便做做宣传。每次商谈,都会拉着别人的手,让他们摸自己的衣服。”Newt描述的太生动,Thomas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

“Newt。”

突然被点名,newt正色转过来,直视着点他名字的人。

克劳斯接着说:“听说你是第一批给工人装这种机器的,也是目前拥有数量最多的人,你怎么想到有钱拿出来做慈善的?”

“这不是做慈善,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Thomas的声音突然响起,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座的工厂主们都一副“你谁啊”的神态看着他。Minho此刻真想把这个没有眼见里发小藏到桌子底下。还好,newt及时开口,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这不是做慈善,虽然短时间利益看不出来,但是我的工人更健康,他们的孩子也更健康,他们就能给我工作更长的时间,这个才是利润。”

克劳斯不屑的笑起来,“之前工人们说吸入太多棉花絮,会生病所以要涨工资;等现在解决棉花絮问题的东西出来了,他们又要因为吸入少了棉花絮而要求涨工资,这明显是在耍我们玩儿。Newt,这是一场战争,我们这些雇主,要么获胜,要么就被工人踩在脚底下。我是绝对不会给他们涨工资的。”说着他悠然自得的抽了口烟,“说到工资,之前工人集体要求5%的加薪,你们会同意吗?”

餐桌上突然都沉默了。5%的加薪,如果一个人,看上去挺少的,但是如果是整个工厂的工人,那就是一笔巨资,很多工厂主都付不起的巨资。Thomas偷偷用数学老师教的概率问题算了一下,这笔钱真的很多,多到可以够三四个工人一家三四口几年不用工作。他偷偷瞄了眼newt,果然也在发愁工资的问题。

Newt皱眉,“还和之前一样,如果工人团结起来,我们工厂主也要同一立场。”

工厂主库瑞文突然反问,“我们真能统一立场吗?”

Newt的双眸突然结冰,眼神像两道寒冰看的对方直发抖,“这话应该我问你。我听到我的工人谈论,似乎你准备让步了。你不给给我们个解释吗?”Thomas这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严肃不近人情的newt。端着酒杯的手微微发抖,几滴酒洒在衣服上了,newt悄悄递来一块方巾。

库瑞文结巴起来,因为newt说的全对。他因为害羞而紧张的看向四周,并没有人替他说话。

“我准备周五发布不涨工资的消息,你们呢?”

作为主人的Newt的主人发话了,其他的工厂主沉思之后纷纷赞同。Newt冷峻的扫视桌边一群工厂主,“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这次我们必须统一战线。”在座的纷纷赞同。

今天这桌晚宴的真正目的就其实就在于如何应对工人集体要求涨工资的问题,现在既然有解决方案,晚宴自然就结束了。留下过夜的Thomas不安的看着newt,“你们这样强硬的拒绝,不给一点商量的余地真的不怕和上次一样工人罢工吗?”

Newt脱下严肃的外套,月光下,柔软的衬衣褪去了他的寒冷,柔化了他的气势,和刚刚饭桌上冷峻的他判若两人。“并不会,只有出尔反尔玩儿弄工人,才会激怒他们。这才是导致他们罢工的原因。”

Thomas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似乎有点道理,又似乎没什么关系。“对了,我还想问,之前我借教室给工人们上课,为什么校长让我不要参活这件事?给工人们上课,让他们了解知识不好吗?这样就不会闹出刚刚饭桌上所说的‘少吸棉花会饿’的笑话了。”Thomas不解。他不知道为什么给工人上课这样的好事情会被拒绝。他瞪着小鹿一样清澈的双瞳看着newt,希望对方能给个回答。

Newt看着Thomas,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能不打碎这双眼睛里包涵的希望。许久之后,他才叹口气,“你想教,便去教吧。”

得到支持的Thomas开心的像个孩子。他激动的抱住newt连声说感谢。夜色下,他并没有发现newt微微泛红的耳朵。

评论 ( 2 )
热度 ( 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