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newtmas】南方北方 08

工业革命背景,小教师Thomas和工厂主newt

电梯: 01 02 03 04 05 06 07

南方北方AU,南方北方是伊丽莎白·盖斯凯尔著长篇小说。啰嗦完了,以下正文

========================================

Chapter 08 肺尘病

Thomas抱着衣服回到了自己住的小酒馆。刚进门他就看到披着衣服走出来的文森特。“等等,出什么事了?”他拦住文森特。

“凯丽病了,去请医生。”文森特长话短说,急匆匆的走了。

凯丽是文森特的,工厂上班的女工之一。医生很快就被请过来了,好奇的Thomas站在门外默默地关注着屋内的动向。床上的少女,面色苍白,呼吸极其吃力,还时不时的伴着低低的干咳声。Thomas看着她使劲的揪着胸口的衣服,咳的那么吃力,似乎要将胸腔里的怪物咳出来一样。这样的病症他还是第一次见,Thomas看向医生,期待他能给出一个回答。

医生只是沉迷的摇摇头。文森特一家像是受到什么重大打击一样,含着泪抱在一起。只有断断续续的咳嗽声的房间安静的像头巨兽,Thomas不得不仓皇而逃。他追上医生,迫切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走出门的医生,被Thomas喊住,他回头眺望了二楼的窗户。凯丽房间的窗户前,一只短小的蜡烛正在风中挣扎。冬日强劲的疾风下,火苗突然显得是那么脆弱,不安的跳跃,断断续续的。医生摇摇头,“肺尘病,又一个没能熬过去的。”

“什么叫又?”Thomas觉得奇怪。

医生打量着他,“新来的小伙子?”

Thomas点点头。“难怪不知道。”医生给他解释,“工厂里飘着的雪花一样的棉絮就是病因。他们在车间工作,不知不觉中长期吸进棉絮。这就导致他们的肺纤维病变,最终引起肺功能病变。工厂的工人们几乎都有肺尘病。”医生说完叹了口气。

“真的是棉花?”Thomas想不通,棉花这种纯白又软乎乎的东西怎么会像锋利的刀子那样多去人的性命呢?他不禁脱口问出。

这问话在医生看来,像是质疑他的权威性。他不免话里带冲,“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他们的病就是因为在工厂里吸入了过多的棉花飘絮。就是因为建工厂了,这里才有这个病的!”

看医生生气了,Thomas立刻道歉。医生叹了口气,不和他计较,戴上帽子,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离开。黑色的街道,黑色的夜幕,一切都是那么漆黑。拐杖击打在地上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催命。医生的背影在夜色中看起来倒像是索命的死神。拐杖的声音渐渐远去,Thomas知道这是医生走远了。鬼使神差的,他就想抬头看看凯丽窗前的那支蜡烛是否还在风中摇曳。但是,当他抬头的时候,只看到一片漆黑。风将女人的呜咽声传到他耳朵里。他盯着newt送他的衣服,不敢去想这是用多少人健康的代价换来的。他想到了工厂,想到了好友,他想问问他们有没有在乎过这些工人的健康。

辗转一宿,Thomas终于迎来了白天。他跟着文森特一家去安葬凯丽。曼彻斯特的墓地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反而和南方的墓地是一样的。Thomas在墓地回望身后的这座城,高耸入云的烟囱鳞次栉比,整整齐齐的对着天空吞云吐雾。曼彻斯特上方的天空永远都是灰蒙蒙,似乎从南方来到这里就没过所谓的蓝天。Thomas不由得怀念起南方乡下碧蓝的天空,以及自由悠闲的时光,怀念那些鲜活的、面色红润的人们。这里,似乎只有一堆面色苍白的人和面色苍白的死人。

“你们为什么不从工厂辞职呢?”去工厂的路上,Thomas忍不住问出了从昨夜开始就想问的问题。

文森特无奈的摇头,“我们的地早就被他们圈走了。要是没有这份工作就只能饿死。和饿死相比,这点小病还真不是什么问题。有工作至少还能让我们多活几年。”

“那你们没有和工厂主说嘛?他们也没有给你们一些补贴吗?”Thomas不解。

文森特冷哼一声,“这群不吸光血不罢手的恶魔们,怎么可能会为了我们花钱。”

Thomas突然想到他昨天被叫去装的新设计,newt说过,这些新滚轴可以大大降低棉絮飘出的数量。“如果,如果有呢?”

“除非耶稣降世。”文森特先一步进了工厂。

Thomas去了工人学校。下午半天没有课,他提出想去工厂看看。Newt欣然接受,并亲自当他的导游,带他参观工厂。

工厂很大,一排排织布机整整齐齐的排列在房间里,比列队的士兵还要整齐。每个机器前都站着一个工人操纵着机器,将其拉出推进。整齐划一的动作,机械反复的劳动,令Thomas有种栖身蚁穴的感觉。大人们拉动着机器,小孩子们就趴在地上,来来回回的收集那些飘落在地上的棉花絮。然而,最令Thomas震惊的还是车间的“漫天飞雪”。一团团、一簇簇的棉花漂浮在空气中,洁白的如同雪花一样。这些依旧不影响机器的运作,它们依然在源源不断的“人工降雪”。

工人们看到newt进来了,纷纷打起精神。有几个偷瞄着newt,窃窃私语,“小心,国王巡视,你偷懒他都能闻出来。”

Newt并没有理会。他专注的看着伸手接住棉花絮的Thomas。昨晚的事情他今早就知道了,他很清楚这个教书匠在想什么,“它们的确能要人命。我们也无能为力,我只能换上更好的设备,降低车间的棉花絮飞出的量。尽量保障我工人们的健康,延长他们,和他们孩子的寿命。”

Thomas用力甩掉手里的棉花絮,“但这些都不能阻止肺尘病。”

Newt沉默低头,“是的。”

“如果你们没有开工厂,如果没有圈地运动——”

Thomas的话还没说完就被newt打断,“对不起,恕我直言。只有工业才能让人类获得更好的生活。他们现在一周拿着十六七个先令,比之前种地一个月挣得都多。他们的孩子还能接受到教育,读书识字,有什么不好?”

Thomas依然坚持他的观点,“不行,人才是推动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你不能枉顾工人的生命健康。如果工人们都死了,还有谁给你干活?”

“还有他们的子子孙孙。”

“如果子子孙孙都死了?”

Newt的办公室里,突然降临的沉默冻结了一切。过来倒茶的查克被吓得一哆嗦,茶撒了一地。

关于工业的发展,总是两个人的矛盾的分歧点。每次谈到总是会朝着不欢而散的结局走去。意识到这一点的newt缓和了自己的语气,“工业带来的巨大的利益可以让他们养活家人,获得更多的食物,能有钱看医生。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确实过得比之前好了。”

“newt,你倒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我有的时候觉得你追求利益不近人情。然而,开设工人学校,花钱改良机器又觉得你也有颗善良的心。”Thomas直视着newt的眼睛,想要看破对方眼眸中的迷雾,看清对方是一个怎样的人。

Newt咧唇一笑,“好啊,我给你这个机会,走进我,看穿我。”

“奉陪到底。”Thomas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想到这个词,但又觉得没什么不对。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照进办公室,为两个人打了一个泛黄的底片,悄悄记下这个时刻。

评论
热度 ( 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