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newtmas】南方北方 07

工业革命背景,小牧师Thomas和工厂主newt

电梯: 01 02 03 04 05 06

南方北方AU,南方北方是伊丽莎白·盖斯凯尔著长篇小说。啰嗦完了,以下正文

========================================

Chapter 07  饭桌

虽然穿着舒适的衣服,但是这顿饭吃的却极为不舒服。餐桌上除了神经大条的Minho,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着Thomas,或许用盯着更好一点。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Thomas切肉的手都在颤抖。

Minho仰头闷了口酒,好笑的看着Thomas,“Thomas,你还真是个废柴书匠。就今天这么点活,你竟然开始手抖了。”

似乎是回应Minho的话,Thomas手里的叉子瞬间掉在盘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桌上的气氛被一瞬间打破,所有人都咧开嘴笑着。Newt将自己的叉子递给手足无措的Thomas,率先打开了话题,“Gally,不知道你是否听说了有关勒阿弗尔的原生棉价格?”

Gally抿口红酒,“你告诉过我了。”

“Gally,即使是现货交易,来自加勒比还的棉花也更便宜。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呢?”Newt利落的切了块肉,囵吞咽下。

不是很懂经济的Thomas小心翼翼的插了一句,“我听码头的说,埃及人的价格也很廉价......”他剩下的话都被Gally一个眼神瞪回到肚子里。Minho捂着嘴偷笑,做了一个闭嘴的表情。Thomas低头切着盘子里的西兰花。

Gally放下刀叉,用红酒漱口后才开口,“他们的价格都明显低于市场价值。这个状态并不能维持很久。不到一年,他们都会破产,我宁可多花几个钱,从利物浦购入。”

Thomas听不懂,偷偷对着Minho挤眉弄眼,想问问什么意思。结果Minho表示他也不懂,听着就对了。Thomas尴尬的喝酒。

“的确,他们的价格比市场价格低太多,利润够不上开销就会破产,我们的原料供给就会被迫中断。而利物浦有比较稳定的货源可以进行长期合作。”Newt解释Gally的想法Thomas和Minho听懂后点点头。

Thomas略微思索,“的确应该如此。”

Newt微微皱眉,举着酒杯不知道在想什么。

Minho摇摇头,“不,Gally的想法只是太简单了,他只是不肯让工厂冒险。”

Newt晃了下高脚杯,红酒在杯中被晃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没错。Gally只是不想冒险。尽管那不是投机,他也不想冒险。”

Thomas摇摇头,“不,他的想法是对的,很多人都指望着工厂生活,如果因为投机而导致工厂停运,工人失业,这个后果有多严重,不用我说,你们都知道。”

Gally抬头,赞同的看着Thomas。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这个教书的南方佬,没想到这个乡下人竟然也有这番高见。

Newt晃着酒杯,“生意可不能这么做,Thomas先生。”他的眉毛微微皱起来,声音压低了几份,“我开的是工厂,不是什么慈善机构。要维持工厂的运作,就必须要获得利润。现在整座曼彻斯特都在进加勒比海和勒阿弗尔的原生棉,他们织出的布匹价格明显比我们低。”

“是的,”Minho附和,“我们已经丢了好几个单子了。每次都被W.I.C.K.E.D.横插一脚。听说他们用的就是最近新来的加勒比海原生棉。”

“我不会让步的,你们钱都在我这里管着。所有采购的单子需要我核对。我是不会同意你们的投机行为的。”Gally擦完嘴,将方巾摔在桌子上拂袖而去。

晚饭的气氛越发的尴尬起来。Thomas埋着头,将最后一块食谱飞快的塞进嘴里,来不及咀嚼匆匆吞下。他暗自祈祷着:天神打架,莫挨凡人;上帝保佑,不关我事。

事与愿违,Newt放下酒杯,欺身向前,盯着Thomas的脸,直勾勾的问,“你为什么帮Gally说话?”

Minho看到这幅情景,又想到那天的猜测,一瞬间出了一背的冷汗,该不会是真的吧?我是该救损友还是放任不管?正在纠结的时候,gally的声音突然出现,minho仿佛抓了一根救命稻草,他立刻顺杆上爬,跟着gally去汇报工作了。

大厅里就只剩newt和Thomas两个人了。Newt直视着Thomas的眼睛,又一次问了一遍之前的问题,“你为什么帮Gally说话?”

Thomas疑惑于他的问法,“我并没有帮谁说话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他的看法没错。”他不理解newt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我觉得他的选择没有错,投机失败的代价太大了,大半的工人都会下岗。他们无法养活自己的家人,那些在家里嗷嗷待哺的孩子也会不停地追问他们为什么没有给他们带吃的。”

Newt放下茶杯,“我开的是工厂,不是慈善机构。每个人都是单独的个体,只有为了获得工业带来的巨大的利益,才能将我们连在一起。”

“可是,工厂学校不是你设立的吗?你明明——”Thomas找不出词来形容。

“我说过了,我不是慈善机构,”newt放下茶杯,直视着Thomas疑惑的眼睛,“设立工厂学校,可以让我的工人们安心工作,不用为教育孩子担心。外加,这些受过教育的孩子,毕业之后也会到厂里工作。受过教育的他们,会修理机器,有更高的劳动素质,并且会让他们的子女也来上学,到工厂工作。从长期来看,我获得的是无穷尽的劳动力。这个利润,是金钱无法衡量的。”

听懂newt所说的话,Thomas震惊到语塞。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直白的讲出了有钱人们兴办学校的理由。这些话听上去是那么的大逆不道,和书里讲的道德伦理是那样的背道而驰,但又让人无法反驳,隐隐约约透露着几分真理的味道。信息量太大,推翻了之前所有的认知,他只能握着茶杯,一口接着一口不停地喝茶,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可怜的Thomas,刚到北方就接二连三的收到这么多思想上感官上的冲击。Newt看出了他的苦恼,默默地给他续了一杯水。“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这么凶。你才刚到北方,还不太适应我们北方的方式。”

Thomas这回手不抖了,一口气喝掉杯子里的水,长长地舒了口气,“对不起,我想出去走走,也许你说的对,我需要多适应适应北方的生活。”他起身,找着杯子应该被放置的地方。略显仓皇的动作,配着光鲜的新衣服,Thomas滑稽的像一个提线小丑。

“给我吧。”newt起来从他手里接过空杯子,“查克,去吧给Thomas先生的衣服拿来。”newt立刻制止想要拒绝的Thomas,“这些是为了补偿你那天救我,请不要让我的良心不安好吗?”

Newt明亮的褐色双眼真挚诚恳,让Thomas不忍心拒绝。从查克手里接过包裹,他出门,融入到了即将来临的夜色之中。

天色暗了,倦鸟归巢。Newt终于从壁炉前的沙发上起身。沙发皮面凹陷的痕迹记录着他一个人坐在那里的时光。

走上楼,楼梯尽头站着的是Gally,“你既然喜欢他,又何必吓跑他?”

Newt低头,短暂的沉默之后才开口,“虚假的太平并不能持久。我宁可一开始就将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给他。”

Gally担忧的看着Thomas里去的方向,“你不怕把他放走?”

Newt轻笑起来,“罢工那天他就没走,现在还会走吗?更何况,你觉得,我会让他走吗?”

“不要过火。”

“知道了,别担心。”

评论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