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newtmas】南方北方 06

工业革命背景,小牧师Thomas和工厂主newt

电梯: 01 02 03 04 05

南方北方AU,南方北方是伊丽莎白·盖斯凯尔著长篇小说。啰嗦完了,以下正文

========================================

Chapter 06 第一课

第二天早上,Thomas是跟在文森特身后去的工厂。

工厂学校是Newt和Frypan还有几个工厂主一起出资搭建的。教室是工厂西边的大教堂改建的。一排排长凳前面放上桌子,就是简单的教室了。有一个大腹便便的校长,孩子们戏称为企鹅温斯特。还有几个老师,教数学的BLOW先生,教体育的Alby,教绣花的Emma小姐。这里的孩子大部分都是工人的孩子,他们就在这里学一点基础启蒙。老师也都是老学究。学校里也有一些落魄贵族的孩子。真正有钱的人家还是请的家教。和寄宿学校不同,这大概是曼彻斯特第一所走读式的学校,工人们上班的时候把孩子送过来,下班的时候带回家。平时不上课的时候,教室就留给Teresa,她可以在里面教女工如何纺出漂亮的花纹。偶尔,newt也在这里教工人们如何使用机器。不过这里主要还是孩子们的天堂。值得一提的是,这座学校同时还是曼彻斯特第一所男女混校的学校。原因嘛——办学校的时候,据说是Teresa扯着几个大老爷们的领带质问为什么不给女生上学。

综上所述,这就是Thomas遇到的一个严重上课问题——只有一间教室,意味着他负责的阅读课面向的是全年级的学生。来不及准备分级课案的他,第一堂课只能匆匆的拿着统一的课案给所有年级的人上课。那课上的那叫一个鸡飞狗跳。

当他请低年级的同学朗读课文的时候,本就断断续续的声音总是被高年级的嘲笑打断。几个受不了嘲笑的孩子忍不住当堂课“哇”的一声哭出来。这反而让高年级的某些人起哄的更加厉害。或哭或笑或趁机凑热闹大叫孩子们,让教室就像瞬间炸开锅的粥。Alby先生敲断了几根戒尺都没有用。这个时候就要请出温斯特校长了。大腹便便的校长,迈着他的象腿,一摇一晃的走到讲台上,重重的鼻息就好像广场上的那口大钟。不,某方面,温斯特的鼻息甚至比大钟还要厉害。他在讲台上重重的喷了个响鼻,教室瞬间就安静下来了。所有的孩子都乖乖的做好在座位上。Thomas惊讶的打量着这位校长,好奇的盯着他一收一缩的鼻孔,好想知道那两个黑黢黢里面是什么构造,竟然能发出如此的响声,还能让这群熊孩子乖乖听讲。只是他自己不知道,他现在这幅样子,也像足了一个熊孩子。

“Thomas先生,好了您继续上课吧。”温斯特见教室又安静下来,让Thomas接着上课。回到位置上的Thomas,中规中矩的念完了课文,赶紧下课,吧课交给了接下来的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Blow先生倒是极有经验的,先给高年级布置了几道题,然后给低年级的上课。给低年级上完课,布置几道复习题,再回过头给高年级讲解。课上的井井有条,调皮捣蛋的学生也比之前安分许多。

中午的午饭是酒馆老板娘过来做的土豆炖牛肉。Alby给每个学生分完饭之后才给各位老师打饭。学生坐在座位上,老师们围坐在一桌上,简单的欢迎着Thomas的到来。偶尔有调皮捣蛋的学生,温斯特校长就重重的哼一声,他们立马乖乖的了。Thomas再一次惊奇于温斯特的鼻子。午休的时候想到的都是那两个黑黢黢。

下午的课时体育和绣花。男生都跟着Alby出去撒野,女孩子们就跟着Emma学习绣花。Thomas和Blow就在教室里改作业,备课。温斯特摸着他的大肚子去办公室接着睡大觉。快放学的时候,温斯特给出了放假通知:本周三和本周六下午。

听到消息的孩子们立刻欢呼起来,叽叽喳喳的开始讨论着放假去哪里。还不用等宣布放学的消息,他们就全跑光了。几个老师无奈的笑笑,真真还是孩子。

到了周三,放假的除了孩子,还有老师。无所事事的Thomas被Minho叫去工厂帮忙。他看看自己那件穿了三天的大衣,嫌弃又无奈的抖抖灰套在身上,再左拍拍右拍拍。他抬起胳膊,使劲嗅了嗅,确认没有异味了才出门。门口的文森特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你要出去会情人?”

有这么夸张?Thomas觉得文森特在小题大做,信步出门。今天的曼彻斯特难得出太阳了,天朗气清,万里无云,是个约会的好日子。

然而,自认为打扮很好的Thomas,到工厂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穿的像个异类。除了他还穿着长风衣以外,其他的几个人全部都是简单的衬衣,卷着袖子,手上拿着老虎钳螺丝刀等工具。脸上也不像平时那样干净,此刻的他们全部都是灰头土脸的,脸上还有黑乎乎的机油印子。Thomas只能用煤矿工人来形容眼前的人。工厂车间因为Thomas的到来而形成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沉默。

Minho率先打破这沉默:“约会的地方不在这里,出门往南5公里有条湖,大家都去那边约会。”紧接着,车间里的所有人都开始大笑起来。搞不清状况的查克看到大家都在笑他也笑起来了。Thomas涨红了脸,脱下外衣卷起袖子,“我们这是要做什么?”

Newt主动到Thomas身边给他解释,“这个是我之前从外地买回来的机器的新组建。你看,这个滚轴加上这个新出来的设计轮子,他可以大大降低织布时飘飞的棉花絮。我们现在急需人手将这些型设计都改装到机器上。”因为劳作而淌下的汗在黑色的物体上更显得晶莹剔透。newt随手一抹,一道机油印子又粘在脸上了,却反而衬托出他明亮的眼睛。琥珀一样的亮眸,一瞬间恍惚了Thomas的眼。

“会装吗?”Newt有些期待的看着Thomas。

Thomas诚实的摇摇头,却也没看到newt眼里的失望,对方反而更加开心。这是什么情况?我想错了吗?Thomas觉得自己一定是想错了,丢掉不切实际的想法,专心的学习如何安装新设计。Newt讲的眉飞色舞,眼眸越讲越亮,Thomas低着头听的异常认真,时不时的点头,给newt搭把手。

Gally看着他们两个,冷不丁的冷哼一声,拿着工具叮叮咚咚的把滚轴敲到机器上。Minho看到他粗暴的样子不禁开始心疼,“Gally,你能不能轻点,600英镑一台呢,你砸的都是钱。”Gally翻了个白眼,眼不见心不烦,转过身去接着装机器。

一车间的机器,四个大男人,一天全部安装好了。傍晚试机的时候,车间里明显可以看到飞出的棉絮的数量少了一大半,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满屋飞雪了。四个脏兮兮的大男生开心的抱在一起庆祝。

晚上,Thomas洗赶紧出来之后,发现早就有一整套干净的衣服在等着他。全部都是曼彻斯特今年最新的款式,简洁大方又不是华贵的暗纹花边静静的躺在衣服上,悄无声息的彰显着自己的身份。他套上赶紧舒适的衣服,发现大小刚刚好。

“衣服合身吗?”newt倚在浴室的门口,笑着问。同样刚洗完的他,此时一件宽松的开领衬衫套在身上,露出精致的锁骨,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韵味。

Thomas下意识的舔舔唇,“你帮我做的?”

Newt噗嗤一声笑出来,“我可不会,Teresa设计的,工厂做的。看来挺合身的。每个人都有一整套,你的在我那边,吃完饭拿给你。”

诶?诶!Thomas忙点头感谢。

评论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