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newtmas】南方北方 04

工业革命背景,小牧师Thomas和工厂主newt

电梯: 01 02 03

南方北方AU,南方北方是伊丽莎白·盖斯凯尔著长篇小说。啰嗦完了,以下正文

========================================

Chapter 03  沉默是今晚的曼彻斯特

查克看着躺在沙发上的Thomas,手足无措的问:“他死了吗?Minho,他死了吗?”

“放心,”Minho轻拍查克的肩,“他可命大着呢。没事没事,绝对没事。”

正在穿大衣的Gally呵斥道:“闭嘴,Minho。我现在出去找医生,你看好工厂。”

“你自己小心,小心那些暴动的人。”Minho叮嘱。Gally耸耸肩,表示自己知道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newt去哪里了?”

Minho和查克也同样环顾四周,同样没看见newt。Gally匆匆吩咐,“不管他了,看好家里。”说完,他就大步流星的出门了,黑色的风衣下摆轻轻扬起,瞬间他就融入到门外阴沉沉的世界中了。

查克和Minho无料的蹲在客厅。想找点八卦来分分心。八卦可不是女人的专利,无聊的男士也同样需要。查克先开了口,“你刚刚看见了吗?”

“看见什么?”

查克难以置信,“你没看见刚刚这个新来的紧紧的靠着newt吗?”

“那又怎样?”Minho对于查克八卦的重点并不理解,他无聊的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

“可是,Newt,Newt他是,他是那个啊!你懂得。”

Minho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懂。查克焦急又不敢说。大概知道查克焦急的理由,Minho一口酒全喷了出来,太可怕了。

这个时代的同性恋是不备允许的。鸡奸罪死刑的处罚是悬在所有同性恋头上的一把利刃。除了刑法,还有各种各样异样的眼光和能淹死人的质疑。虽然Minho大概了解了newt被家里赶出来的原因,但他万万没想到是因为这个。更何况,自己的发小Thomas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他握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不安的问:“查克,你可不能骗我。Newt他真的是,是那个吗?”

查克点点头,继而又摇摇头。“我去给Thomas煮茶,他醒来会需要的。”抱着茶壶,查克噔噔噔的就跑开了,不留下一丁点给Minho询问的机会。得不到回应的Minho焦急的要发疯,他不知道该惊讶于newt是同性恋这个事实,还是该惊讶于自己直男发小有可能被一个同性恋看上了,又或者是自己的发小有可能会和自己的合伙人搞上了。信息量太大了,他需要喝口酒冷静冷静,然而这杯酒却全喂给了衬衣。咒骂一声,他急匆匆的去房间换衣服。

Thomas依然在昏迷中,丝毫不知道他这位发小为了他的未来正操碎了心。而另一位,newt,此刻正在商会,向前来询问情况的警长汇报情况。站在他们边上的是过来凑热闹的Frypan。他一脸羡慕的看着Newt,“那群无赖搞砸了罢工,你又占了上风。甚至都不要动用你的爱尔兰工人,真是好命。”

警长听完Newt的描述,“Newt先生,不用担心,我们会抓住这次暴动的头目的。”

Newt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神色,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的街道。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街道,警察举着警棍吹着口哨追着四处逃窜的工人。然而,他又想到那个勇敢的青年倒在他面前的画面,他的眸子越发的深邃。平常他的话就不多,警长和Frypan也习以为常,自行走开了。出了商会,他走到街上,秋去冬临的时节,微凉的风占领着曼彻斯特的每一寸空间。还未到下雪的时节,曼彻斯特的天空已经有缓缓飘下的洁白。Newt知道那不是雪,是工厂里飘出的棉絮。又到了要加班加点赶制棉服的时间啊。看来冬天要来了呢。Newt接住一片飘落到他面前的棉絮,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穿着寒酸的Thomas。这个南方来的傻子,箱子里是否有一件合适的棉衣可以抵挡北方冬日的寒冷呢?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他笑着挥掉了手里的棉絮,沿着路往前走。时间就是金钱,他要快点回去开工,将因为罢工而拖延的订单统统补上。新定的机器也运到了,需要赶紧装好。还有今年棉服的样式,要让Teresa赶紧教会那群女工。真的是,明明是这么忙的时候,怎么还能去想不切实际的事情。Thomas一看就是直男,跟何况还有这么严格的法律,怎么可能会和自己在一起,真的是想太多。他丝毫没有意思到他最后的想法代表着什么。

Newt赶到家的时候,Thomas已经走了。他诧异,想知道发生了什么。Gally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他说他还需要去找住处,强行要离开。”

“你没有挽留?”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说这句话,但是Newt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并且一点也不后悔多说的这句话。

Gally从账目中抬起头,一脸正色的看着Newt,“他太莽撞了,非要自己出去住。不过你放心,雇佣合同已经签了,他会担任我们工人学校新老师的。”

听到这里,Newt暗地里松了口气。这个时候他才脱下风衣外套,散去从外面带来的一身风尘。

“你喜欢他?”

低头算账本的Gally冷不丁的一句话打断了newt的动作。Newt先是一愣,继而略带嘲笑的说,“怎么可能,他是南方来的南方佬,不会喜欢我们北方的做派的。”

Newt没有察觉到他这句话的逻辑毛病。Gally问的是他是否喜欢Thomas,而他的回答却是以Thomas为中心,替Thomas给自己做出了宣判。主语被悄无声息的换掉了,这到底代表着什么呢?Gally不想去深究。他信任他这位好友绝对会做出最理智的选择,即使有时会被感情片刻冲昏头脑,但依理智依旧会占上风。他提笔,继续算着账本。

“可惜了,你这样的人,没法给你的衣服上光明正大的绣你们的名字,真的是白瞎了我的天分。”听完墙角的Teresa从楼梯走来,“这是我制定的女工的课表。必须保证两个完整的下午让我教会她们,不然就是浪费我的设计。”

Newt接过课表粗略的看了一遍,点点头,“别瞎说,我知道了。工厂学校本周三和本周六下午给你教学。哦,对了,这一批过冬的男装拿一套给我。”

“Thomas的号,对吧。知道了,明天给你。”Teresa一脸嫌弃的回答newt,跟着查克跑到厨房里,看看今晚吃什么。

这个小机灵鬼。Newt忍不住笑笑,不由得开始反思,自己有做的这么夸张吗?看来需要收敛一点了。正想着,他也回房间了。

“Newt,我需要提醒你一下。”

Gally放下笔,严肃的看着从他面前路过的Newt,“虽然他用行动在全是面前保护了你,但是这并不代表什么。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是容不下你这种形式的爱的。我不希望你因为他而受到伤害,更不要为了他而送命。想想我们的表哥BEN。他当时认为的伟大的爱,最后还不是被爱人出卖,被当众吊死。”

他们永远也忘不了,Ben被吊死的情景。Newt苍白的指尖不安的摩挲着裤缝线,不安的双眸转动着。此刻的空气仿佛有千斤重,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房间里安静的只有蜡烛爆芯的声音。不知名的压抑缓缓地在房间蔓延。Newt艰难的点点头,走上楼梯。

楼梯偶尔吱呀吱呀的响两下,不知道是在抱怨还是低声说着委屈。黑夜很快就降临到了曼彻斯特。

评论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