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newtmas】南方北方 01

工业革命背景,小牧师Thomas和工厂主newt

南方北方AU,南方北方是伊丽莎白·盖斯凯尔著长篇小说。啰嗦完了,一下正文

========================================

Chapter 01曼彻斯特

1806年,《公有土地围圈法》颁布的第六个年头。Thomas这位小牧师的世袭土地被当地大户圈走了。没了田租收入的Thomas,在小阁楼里数着自己的一张张欠费单,无与伦比的惆怅。

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楼下酒馆的孩子递上来一封信,要走了Thomas大衣里为数不多的一枚先令。Thomas苦笑着打开信封,想不出现在穷困潦倒的自己,谁还会写信给他。

信,是minho写的。这家伙似乎是在曼彻斯特发了笔小财,现在邀请他去给他们的工人做培训。

曼彻斯特,北方最有名的工业城市,听说那里林立着各种各样的纺织厂,每天都能听到织布机24小时的交响曲,织出一首首带着金钱的布。

Thomas对于金钱的要求并不高,然而,面对眼下的窘迫境地,看来他是不得不从温暖的南方起程到寒冷干燥的北方去了。

他提笔回应minho的消息。接下来的几天,他变卖资产,清算账单,收拾行囊,最后看了一眼自己曾经住的小阁楼,领着行李出去了。小酒馆的孩子冲出来,塞给了他一个油纸包。热乎乎,是刚烤完的面包。Thomas的眼睛有些酸,简单的说声谢谢,他远去时,还时不时抬起头,不想让泪水弄脏他仅剩的一件大衣。

火车站的人并不多,但可以鲜明的感受到人群的分层,穿着褴褛的在车列的最末端,衣着光鲜的在最前端,像Thomas这样半旧寒酸的旧乡绅,则是车列的中间段,鱼龙混杂区。Thomas裹紧了大衣,捂住口袋,提着箱子上了车。

穿过狭窄的火车车厢,Thomas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座位。长舒一口气,他放好箱子,把刚刚在人群中挤乱的大衣理顺,套出压成平面状的面包大快朵颐。

喧闹的列车厢渐渐安静下来,皮鞋踩在地面的声音越发清晰。一下,一下,优雅的仿佛一首舒缓的G大调。Thomas不禁抬头看去,一个穿着考究三件套的挺拔青年正在寻找座位。

金色的头发,米黄的格子西装,锃光瓦亮的皮鞋。这一切,在这个嘈杂混乱的车厢里,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他是谁?

青年走进了,停在Thomas的边上。Thomas后知后觉的给他让道。他慌张的摸干净嘴上的面包渣,伸出手,又缩了回来,“你好,我是Thomas”

“newt”对方说着递过来一方绢帕。Thomas悻悻的接过来擦嘴。

短暂的寒暄之后,newt打开了泰晤士报。

2个小时的车程,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同行人的无聊。托马斯吃完面包,无聊的开始折纸玩儿。

“这个不错,能给我吗?”newt夹着报纸指着桌上的纸蚂蚱。

Thomas立刻答应了,只是好奇,“你喜欢?”

newt点点头,“在曼彻斯特还没见过人折过。”

“你也去曼彻斯特?好巧,我也是。”Thomas炫耀似的晃晃自己手里的车票。他开始主动自我介绍了,“Thomas,欧利庄园的前农场主,南方人。”

newt微微一笑,“看来我们需要重新介绍一下,我是newt,曼彻斯特的工厂主,北方人。”

“工厂主”三个字似乎引起了车厢里大部分人的不满,此起彼伏的咋舌声如同推到的多米诺骨牌,从Thomas的周围向外扩散去。车厢里不知道谁带头骂了句“吸血鬼”,紧接着车厢就被点炸了。然而,这一波“起义”很快就被列车员压制住了。

Thomas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幕,他从未见过如此场景。

newt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继续专注于手中的报纸。

旅途再一次沉默起来。

沉默的旅途在火车的长鸣结束。Thomas下车就看见站台上举着牌子的Minho,只是这牌子有点微妙

Newtmas,欢迎来到曼彻斯特。

newtmas?newt还是Thomas?这是个什么牌子?Thomas内心的吐槽和疑惑如同下雨前被金鱼不断吐出的泡泡,一个接一个。

newt走出来,轻笑起来,“这个名字倒是新鲜,newtmas?newtmas ,我和你?”

Thomas苦笑,不知道该做什么回答,只能看着Minho一路举着牌子从人群中蹿过来。

“真巧,你们两个一起过来了。”Minho放下牌子,一脸开心。

“你都把我们的名字写一起,能不一起来吗?”Thomas调侃。

Minho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牌子,“原来我有预言的能力。”

“少开玩笑了。”newt正言,“你不介绍一下?”

Minho收起牌子,老老实实的介绍着,“Thomas,这是newt,我林地工厂的大股东;newt,这是Thomas,我这次请来给工人做培训,顺便也是工会备选之一。”

newt冲着Thomas礼貌的点点头一点也不吃惊,Thomas则是大吃一惊,总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newt率先开口,发起邀请:“Thomas先生,Minho多次在我面前夸赞你的能力,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现在方便去工厂了解情况吗?”

事实上,Thomas并不知道Minho叫自己来曼切斯特真真目的,但他稀里糊涂的就点头了。或许是因为美色误人?他也说不清楚。

工厂在城东,火车站在城西。他们需要穿过整座城,才能走到工厂区。Thomas出了火车站,远远的眺望着曼彻斯特。和南方明亮空旷的原野不同,这座北方城市,阴沉的逼人,黑色墙,黑色的烟囱,城市上空的天都是灰蒙蒙的。等走进这座城,羊肠小道弯弯曲曲,同样也是黑色的。间或有几条宽敞的大路,那是专门给马车修建的马车道。Thomas来到的时候,街道边马路上基本看不到什么人。偶尔或有老弱之人突然出来嬉闹,然而最令他惊奇的是这里竟然看不到什么男人女人。

评论 ( 5 )
热度 ( 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