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包策】大神在身边

 @为什么是个喵啊 点梗来了&罚粮来了


“诶呀,我的小说又没人看。”包拯支着脑袋嘟着嘴,盯着《最开封》杂志寄回来的信息反馈表又气又难过。忽然间他看到向他走过来的展护卫,立刻迎上去,“呀,是展护卫啊,今天忙不忙呀?累不累啊?”

无事献殷勤,展昭面无表情的转身想溜。

“站住!”

展昭无奈站住,直视着走到他面前的包拯,摊手。“大人,我是真没钱了。”

“谁问你要钱了?”包拯翻了个白眼。

如果不是钱能解决的麻烦,那就一定是个更大的麻烦。展昭捏着下巴警惕的看着包拯,偷偷向后撤了半步,准备见势不对立马闪退。

岂料到包拯直接一只手勾到他肩膀上:“是这样的,我这次写了个文,想让你帮我传播传播。主角就像搞一个像你一样的。你看你多讨姑娘们喜欢啊。”

“大人?”展昭疑惑的看着他,“你这算不算是蹭热度呢?”

“写手的事情能叫蹭吗?我这叫艺术来源于生活,然——诶呦,谁打我!”

包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扇子打的缩下去,差点变成“压缩包”。他狠狠回头想找人算账,看到的却是检查扇子有没有坏的公孙策。晃着公孙策宽大的袖子,包拯开始装可怜,“先生,能不能不要打头,打头会变笨的。”

“拉倒吧,就你那脑子,还没我们的算盘灵光。诶,十七记得打扫停尸房。”公孙策抽袖子走人。

“知道了知道了,诶,先生——你还没看我这一期小说的更新——!”包拯扯着嗓子,假模假样的叫唤两声,没想到唤来了一把折扇。“又打头!”

远远的传来了公孙策嘲笑的声音,“就你那个 ‘大包没有葱’的烂名字谁会看。”

展昭也想溜,没想到包拯反手就将他拦住了,“展——护——卫——,要不要看我最新的小说啊?”

展昭委屈的都快和小姑娘一样了,“大人,我一介武夫,字都认不全,你别,别找我。”

“你几斤几两我心里没数?少开玩笑。去去去,帮我看小说。”包拯拉着展昭就往书房冲。展昭抓着门框要死要活不想进去。

“一条小黄鱼?”

展昭摇头。

“两条小黄鱼?”

展昭看了看包拯书房,接着摇头。

“展护卫你不要太贪心了,”包拯翻白眼,“三条小黄鱼,不能再多了!”

展昭死死的抓着门框,仰着头,“不看就是不看!你个咸鱼作家的小短文还不如门口张大娘考的小鱼干好吃。一桌小黄鱼也没有用!我每次都拿你的废纸去换鱼。”

“你不仗义!卖友求鱼。”

展昭捂着嘴,趁着包拯慌神的时候一个健步就冲了出去。风带起落叶,打着旋落在包拯的鞋面上,晃晃悠悠的又落到地上。包拯握着扇子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在空中乱舞了几下,垂头丧气的。“哼,此处不理爷,自有理爷人。这个每期都给我长评的公孙玄虚,就很好。”

公孙玄虚,最开封最热的人气作家,长相是个谜,性别是个谜,身份更是个谜。但是这位唯一公开的就是,每次都会点评大包没有葱的文章,其点评比包拯自己写的原文还要好。明里暗里找包拯询问公孙玄虚的人都把开封府的门栏踏破了。

公孙玄虚,你到你在卖什么玄虚?不知道我这次故弄玄虚你看不看得出来。

新一期的最开封出来了,包拯得意洋洋的等着公孙玄虚的评价。他写的文章段首字连起来就是:十七午时,开封府见。

果不其然,在下半月的最开封上,果然有公孙玄虚的评论。同样也是藏头,只不过公孙玄虚是露尾,每段最后一个字连起来就是:何必麻烦,验尸房见。

验尸房见?看到这几个字,包拯不由自主的打了颤。这公孙玄虚到底是什么癖好验尸房里见?可怕。

正巧,展昭喊包拯去验尸房打扫卫生,“先生说了,大人如果不愿意去,拖也要拖过去。”他说的义正言辞,面无表情的脸分外的严肃。

“明明最后一句是你自己加的,不要骗我”包拯瞪着展昭,用手比划着看穿你的动作。

即使被揭穿了,展昭依然坦荡荡,“不错,原句是,包大人如果不去——”

“快说快说,卖什么玄虚。”包拯不耐烦。

展昭对着他翻了白眼,包拯气的想打人,但想到打不过展昭,忍下了:“展—护—卫,快说。”

“先生说了,就是停尸房卖玄虚。”说完,展昭傲娇的一扭头,哼了一声跳出房间溜走了。

“玄虚玄虚?卖玄虚?卖公孙玄虚啊?!切”

包拯一路走一路吐槽。进门的第一句就是:“小策策,你再搞什么玄虚?”

公孙策灿然一笑,“什么玄虚?自然是公孙玄虚。”

??包拯歪着头,不知道自家先生在说什么。然而,一秒之后立刻反应过来,“公孙玄虚!公孙玄虚原来就是小策策啊!”

公孙策冷咳一声,包拯下意识的一哆嗦,“先生,怎么是你?明明这个公孙玄虚是我先给你取得,给钱,给你起名字的钱。”

公孙策一扇子就呼过去,“就知道钱!你那个名字还是我的起的,谁每次上街吃包子都不要放葱!”

被打到脑袋的包拯捂着头,一脸委屈,“先生,你不能这么对你的粉丝。我要海报手办签名版。”一提到海报手办签名版,包拯就立刻换了一副讨好的嘴脸,缩着脑袋凑到公孙策边上,一边傻笑一边用一根手指一点一点的点着公孙策。

公孙策抬脚就一踹,“快干活,不然三宝都不给你。”

听到这句的包拯笑的格外灿烂,“好嘞,先生我这就去打水。”

“回来,水我都打好了,”公孙策递过一把苕帚,“一起打扫吧。”

“还是先生想着我。嘿嘿。”

扫帚摩擦地面的声音穿过风,穿过回廊,织成一首优美的旋律传到了展昭的耳朵里。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展昭一哆嗦,“啧,这声音为什么有种酸臭味。”


评论 ( 13 )
热度 ( 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