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通人社10月活动】卡玛泰姬的秘密水晶

※来自通人社举办的10月活动。主题:封印着每个人最深秘密的水晶(来自 @KYLOS. 的线索物品三十题)

群号:590800203 欢迎来一起愉快的玩耍

故事是在无限战争之后。。。。。脑洞 @凌枫玥镗 

relationship:ironstrange

=============以下正文=================

Peter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到这里的。他只知道自己醒来之后就在卡玛泰姬了,古朴的青砖墙,嘎吱嘎吱的木床,昏暗的房间里还有一闪一闪亮晶晶的白炽灯。照顾他的,是这里的“学徒”,可能不是这个词,不过他找不到更好的形容了,他们都穿着奇怪的衣服,似乎还带着小裙子。看了一眼自己,万幸,还是T恤牛仔裤。这里的每一个“学徒”告诉他:不要去碰图书馆的水晶。不过他也碰不了,为了治伤,他每天都裹得的和木乃伊一样,只能无奈的躺在床上。每天都有一个浮在半空中的斗篷摸到他的房间里,Peter已经从最初的惊奇,变成了现在的麻木,甚至还主动打招呼。

待拆了这些束缚,他走到外面,眼前的一切令他惊奇:林立的石塔,听不懂的语言,仿佛来到了另一个国度。那些只在课本上见过的图片,突然鲜活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狭窄的青石板小路,风吹过带起的泥土芬芳,这一切都让他新鲜,兴奋,还有疑惑。他不知道这是哪里?自己又是怎么到这里的?又是谁带他来的?

一个“学徒”冲他双手合十,鞠躬,用英语告诉他:Dr.Strange请他去一趟。Dr.Strange?什么奇怪的的称呼?为什么不是Master Strange?他问了,对方却没有回答。

当他到了卡玛泰姬的主殿,一个红斗篷,“蓝裙子”的人正在那里打坐。一个非常明显的欧洲人,两鬓各有一缕白发,脸上镌刻着岁月的烙印。传说中的大师大概就是这样的吧。Peter肃然起敬,快步走到“大师”面前,有模有样的学着众人的样子,双手合十鞠躬,“Master Strange。”念起来拗口的称呼,Peter下意识的觉得对方可能讨厌这样的称呼。

大师愣住了,Peter可以肯定的从对方眼神中看到那一闪而过的惊讶。注视着大师的眼睛,Peter仿佛要被对方那深蓝双眸流露出的悲伤席卷。大师为什么会悲伤?为我吗?Peter被自己的想法夸张到了,直觉告诉他,这个大师不应该是被悲伤包围的人。

“Stephen Strange,你也可以叫我Dr. Strange。”Stephen站起身,伸出手,标准的西方握手礼。

Peter微微发愣,“我是Peter,Parker,Dr. Strange?你们都是这么叫的外号吗?那我是不是该叫spiderman?”他还没说完,就被Stephen深蓝的忧伤的直接击中心底。为什么会这么悲伤?是觉得自己话太多了吗?

“spiderboy”Stephen轻轻的念出这个称呼,一字一句仿佛虔诚的念着咒文一般,简单的词语里面似乎蕴含着巨大的魔力。

Peter刚想反驳,头脑里却一片空白,spiderboy这个词迅速占据了他的大脑,好熟悉,却也陌生。他想不起任何东西,却又感觉到这背后藏着什么。他看着眼前的Stephen,奇怪的穿衣打扮,飞在半空的斗篷,这一切他一点都不奇怪,甚至还有一点熟悉。

Stephen的红色斗篷飞到Peter身边,立领亲昵的蹭着他的脸,下摆轻轻和他击掌,他也主动的举起双手碰斗篷的下摆。“Dr. Strange,”这个名字被他十分顺口的念出来,“请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Stephen凝视着他许久才开口,“你竟然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无限战争。”Stephen几乎的颤抖着说出这几个字的,四个字里似乎带着什么令他极度痛苦的东西。

“啊,我记得,我在校车上看到那个巨大的转盘,然后呢?那是什么东西?钢铁侠呢?Mr. Stark?我们赢了吗?”

Stephen的双眸又被染上一层深蓝的悲哀,“赢了,我们——打赢了,却也输了。”

“不可能!”Peter惊讶了,“有Mr. stark我们怎么会输?”

Stephen挥退了所有人,主殿只剩下他和Peter。空荡荡的大殿瞬间风气,殿中千万盏长明灯火瞬间激烈的颤动。Peter不由自主的退了半步,有些害怕。斗篷却推着他前进,跟着Stephen的步子前进。

Stephen在空中画了一个圈,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他的手竟然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起来,竟然失败了。他愤恨的甩手,仰头闭上眼,集中注意力再一次画了一个圈。跨过圈,卡玛泰姬的图书馆最底层就展现在Peter眼前。四周林立的木质书柜散散发着时间的味道。图书馆的正中间,躺着一个巨大的水晶棺材。棺材边上立着一个红金的铠甲——所有人都熟悉的金红铠甲。

“水晶棺材里——”Stephen带着Peter走过去,“是Tony,Tony死在了无限战争。”

水晶棺材里,Tony安稳的沉睡着,不再一直蹙着眉头,反而是电视上、舞台上那个意气风发的百万富翁。

Peter震惊了,他的Mr. Stark,为什么?怎么会?

Stephen盯着那副铠甲看了许久,突然淡淡的惨笑起来,“我看了14000605种结局,却看不到Tony的死。我被灭霸丢到平时世界,帮助了平行世界的Tony平息了妇联的内战,却一点也帮不上这个世界的Tony。”

他举着钢铁侠的头罩,自言自语起来。这样的举动在Peter眼里一点都不奇怪,反而非常能理解。

“我曾经嘲笑他,这么小的头盔里是如何能塞的下他膨胀的大脑的,或许应该换一个形容,这么小的铠甲,是怎么塞得得下他伟大的身躯的。只见过一次,他竟然相信我说的1/14000605的希望,为了这微小的希望,他竟然连命都不要。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无私的人——之一。”

“Mr. Stark就是这么伟大的人,只要有希望,无论这希望多么渺小,哪怕渺小的看不见,他都会拼尽全力去实现。”Peter对着棺材深深的鞠了一躬。

“你恢复记忆了?”

“是的,Dr. Strange,不要叫我spiderboy,我长大了,是spiderman。”Peter强调自己是个男人了。

Stephen浅笑起来,“Tony看到你现在这样,一定会很开心。内战结束的时候,他可是将你夸上天了。”

Peter喜悦又伤感,一向话多的人此时竟然突然语塞了。

Stephen拍拍斗篷,斗篷恋恋不舍的飞到Peter的身上,下摆还抓着Stephen的小裙子,却被对方无情的拍掉了。

Stephen拍拍Peter的肩膀,就像Tony无数次做的那样,“spiderman,你长大了,该承担起这个维护这个世界秩序的责任了。”

Stephen的语气很微妙,就好像发布会前Tony的语气,Peter的知觉告诉他,事情不对,“Dr. Strange,你想表达什么?”

Stephen将时间宝石郑重的挂到了Peter的脖子上,不容许他拒绝,“孩子,记住,人在宝石在,时间宝石就交给你了。我要去救我最对不起的人。如果不是我看见的预言,Tony也不至于这么拼命。我看过Tony的14000605种结局,只有这种结局是悲剧。我已经和多玛姆做了交易,Tony和世界就交给你了。”说完,他退到一个安全的距离,画出圈圈,圈的对面是数不尽的黑暗,荒凉的飓风穿过圈,将图书馆的一切吹得稀巴烂。

“多玛姆是谁?”顶着风,Peter努力问出心中的疑惑。

Stephen并没有回答。

“告诉Tony,史塔克口味的冰激凌太甜了,少吃点。”

这是Peter听到Stephen最后的回答。

“我的法师!有本事自己回来改口味啊!”Tony的叫骂声从棺材里传出来。Peter赶紧去把人扶起来。

“Mr. Stark,我们现在怎么办?”

“去把我的法师抢回来!”


评论 ( 6 )
热度 ( 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