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王子和狐狸 04

relationship:仁王雅治 X 迹部圣乐(原创主角)

类型:BL

电梯:01 02 03

连载预警!!!!

========================================

Chapter 4

立海大附中,位于神奈川的私立学校,也是一个位于海边的美丽学校。同时,它还是国中网球界NO.1的代名词。仰头看到一片晴朗天空的圣乐觉得,或许,这里将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作为转校生,他站教室外,低头抓着衣角,等老师喊他进去。空荡荡的长廊上,一个瘦小的身影显得格外楚楚可怜。衣角被他揉的快起球。

终于老师让他进来了,他紧张的站在讲台上,死死的抓着他的双肩包,“大家好,我叫迹部圣乐。请多指教。我,我,,,请大家多多关照。”

因为紧张,不知不觉,他将话念了两遍,引得全班哄堂大笑。他羞红了脸,低着头坐到老师指定的位置上。那是靠窗那排的倒数第三的位置,前面是一个可爱阳光的红发男孩——丸井文太。

“圣乐?圣乐!竟然是你!我是丸井文太,以后一起打网球啊。”丸井文太说着,拿了个蛋糕就塞到对方手里。

突然被点名的圣乐一脸疑惑,“我们以前见过吗?你怎么知道我打网球?”

边上的仁王雅治凑过来,自来熟的就着他的手咬上了粉嫩嫩的草莓蛋糕,“我们看过你和手冢国光打球的视频。”

不可能,他和手冢打球一直都是避开所有人的,怎么会有视频?惊讶中中,圣乐不知不觉的将问题问出口。

仁王趁他惊讶时,迅速的又咬了一口蛋糕,“文太拍的。”

“仁王你不要脸!不是,不要兄弟!!”被供出来的罪魁祸首立刻激动起来,“谁说是我一个人拍的,还有冰帝的慈郎!估计冰帝也全看过了。”

恐惧突然袭来,他浑身的毛孔都战栗起来。风吹过,都带着人们在背后的窃窃私语。他似乎听见所有人都在议论他的可怕,全班同学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丸井文太伸过来的的手在他眼中异常可怕,仿佛能勾魂夺命。打开对方的手,他猛地站起来,带倒了凳子。惊起所有人的目光。教室安静的可怕。

“我,,,”丸井文太猝不及防,他直愣愣的看着圣乐,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我就是想——”

丸井文太的话还没说完,圣乐就冲了出去。仁王的眼睛眯了眯,“大概是怀孕了,吃不了文太这么甜腻的蛋糕。”

教室里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翻白眼,纷纷调侃:“仁王你又在开玩笑,圣乐明明是男的,怎么可能。”

“对啊,仁王你太不厚道了,转学生刚来你就开人家玩笑。”

圣乐过激的反应就在这些调侃中被轻描淡写的揭过去了。丸井文太小声嘀咕:“仁王,你说新来的转学生,他怎么这样?”

“每个人都有点秘密。”

仁王起身,打算再去“偶遇”一下圣乐。他刚刚的反应,和路上受伤的猫遇到生人时的反应一模一样。难道他也和猫一样受过伤?可惜,他没看到,当他遇到圣乐的时候,对方已经整理好表情,面带微笑的走过来。

完美的微笑假面,仁王挡在他面前,挺直身板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你是谁?”

“转,转学生。”圣乐说话的嘴角微微颤抖。

“你是谁?”仁王眼神锐利,上前一步。

圣乐不由自主的撤了半步,“转学生,迹部圣乐。”除此之外,再无多言。

仁王沉默的探究这眼前这个人,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仁王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下压。将脸凑的极近,两个人的姿势有点暧昧。

危险的表情!圣乐忐忑不安的后退,抵上了身后的墙。却依然没有躲开仁王的注视。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仁王呼出的热气打在脸上,那张放大的狐狸脸极其欠揍。圣乐垂眼,躲开仁王的视线。

尴尬的沉默之后,仁王递出一包口香糖,“又见面了,你好,我是狐狸。”

我当然知道你是狐狸,我又不瞎?圣乐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但脸上还是挂着标准到僵硬的微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需要。”

仁王依旧保持着举着口香糖的动作,只是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微微下压,危险的表情,让圣乐感受到压力,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接。但是当他的手指触碰到口香糖的时候,一阵轻微的电流瞬间流过手指,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发射性的一抖手,口香糖掉地上了。

被耍了!

圣乐立刻反应过来。他瞪着仁王雅治想不出来要怎么回击。怒目圆睁,耳朵微微翻红,刚想发火,却又被迅速压了下去,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得。他别过头,用尽全身力气避开任何可能的接触。

昭然若是的拒绝,狐狸一样的仁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把这么可爱的小家伙逼急了,得不偿失。

“开个玩笑,对不起。”仁王后撤了一步,无赖又撒娇般的一笑,“这个是我给你的赔礼。”话音刚落,他就从空气中抓出一个可爱的、散发着香甜气味的小蛋糕,举到圣乐的面前。

圣乐戒备的看着对方,不知道会不会又是一个恶作剧。空气紧张又安静,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紧张急促如密集的鼓点。

“仁王——!你又抢我的蛋糕!”

丸井文太的出现,打破这气氛。他委屈的凑在圣乐的身边开始哭诉仁王的罪行。圣乐看着一下子抱住自己胳膊的丸井文太,紧张又害怕,或许还带着一点点的期待。在青学的三年里,或者是说,在自己成长的这么多年里,第一次有人主动抱住自己。瞬间,所有的思考能力全部讲话,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紧张的不知所措。要不要推开对方?

犹豫间,仁王就将两人分开,不由分说的将人揽到自己怀里,搂着圣乐的肩,坏笑着说:“文太,不要欺负新同学。”

“切,明明是你欺负我。”

圣乐什么都没有说,这样被人主动亲近的感觉,好久没有遇到了,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他害怕又眷恋。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