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酆都司马少)

禁止无权转载搬运二传二改!!!
疯狂连载小透明,如果欠坑,随缘补上。
冷圈八爪鱼,爬来爬去就那几个坑。
本命包策,newtmas

边驿

马鸣风萧萧,落日照大旗。

边塞的小城里,一家驿站的酒旗在残阳中迎风舞动,发出“哗哗”的响声。清脆的驼铃声一阵一阵的响过,成群结队的人匆匆来到这里休息,又匆匆离开。时光在这里匆匆路过,但这边驿却似乎凝固在这时间里。

今天的驿站依旧伫立在风沙中迎接着过路人。

行路难,多歧路。今天的边驿来了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脸上还留着死刑犯特有的印记。奇怪的是,边驿里的所有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他,依旧自顾自的喝酒,谈天说地。

男人迈着大步走进了最里面的一张桌子。一袭红衣的老板娘眼尖的看到了新客人,扭动着腰肢一步一步的扭到了男人做的那张桌子前,“客官,要点什么?”

男人低头,压低声音说:“一壶好久,两斤牛肉,一斤打包。”

老板娘抛了个媚眼,风情万种的说:“好勒客官,您稍等。”

“等等,”男人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老板娘,“我有急事要出城,麻烦快一点。”

老板娘回头,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的说:“看来客官这么不信任本店啊。”

男人有些尴尬,立刻道歉。老板娘这才噗嗤一笑。扭身去了后厨。男人知道,自己是被这个聪明又美艳的老板娘耍了,低着头,尴尬一笑。

“老板娘在吗?”

驿站门口传来了一个青年男人的声音。老板娘先给男人上了刚热好的酒,说:“这酒有点冲,客官小心上头哟。打包的牛肉你离店的时候来取就行”

聪明的女人总是很贴心,让男人感觉像一阵清风拂过,轻轻柔柔,容易沉醉。这样的女人要是再加上美貌,那可就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了。

今天来的男人也不例外。他立刻就被老板娘吸引了 ,放下了戒心。倒出自己的酒,慢慢的一口酒一口肉的吃着。

老板娘这才扭到门口,看到了一老一少两个官差。再一看,官差手里拿着一张画像,老板娘嗤笑,“这都是这个月第几个了。你们官差还是这么窝囊啊。”

老官差尴尬一笑,“没办法,这是出塞的最后一道防线。那些死刑犯就等着跑出这里获得自由呢。所以,还请你这么冰雪聪明的老板娘帮忙。”

每个人都喜欢别人夸自己,尤其是女人。

老板娘笑起来,小的就像开放的牡丹一样让人痴迷,“说吧,是谁?长什么样?”

老官差退了一下跟在自己身边的小官差。看老板娘看愣神的小官差这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打开手里的画卷,“就...就是逃犯,逃了很久的逃...死刑犯。这个逃犯脸上还刻着字。”

老板娘又嗤笑起来,“小兄弟啊,看着脸挺白净的,是新来的吧。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死刑犯的脸上会刺字啊。”

小官差这下羞红了脸,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老板娘捏了一把小官差的脸说:“新来的小弟弟,进来坐坐。这里有好酒好肉哦。”

小官差的脸更红了。老官差这时候插话,“老板娘,别玩儿他了,他还要去工作呢。不然又要被罚了。”

“好吧。小兄弟记得赏光哦,我让我家的哑巴给你做好吃的。”说完老板娘继续回去招呼客人了。老官差带着小官差去继续打听逃犯的消息。

夕阳又往地平线下移了几寸。商人们匆匆离开,早早地去找睡觉的地方了。驿站大厅里的人渐渐地消失了。男人竟然喝醉趴在桌子上。

老板娘叫出厨房里的哑巴,把门关上,打烊了。

门外,残阳如血,风声如泣。

家家户户都关上门准备晚上的事情了,但是一老一少的两个官差还在街上走着。这时,一个脸上烙着一块伤疤的普通男人慢慢走来,步履坚定,眼神坚毅。他拎着一个湿袋子,一步一步的走到老官差面前,一手递出袋子,一手伸出掌,心向上。这是个哑巴。

老官差熟练地从怀里掏出钱放到哑巴的手心里,接过袋子。哑巴接过钱,走了。老官差对小官差说:“走吧,收工了”

小官差一愣,看了看湿袋子,仔细嗅了嗅,发现从袋子里飘出淡淡的血味。他有些怀疑有些吃惊,“这就是我们要追的逃犯?”

老官差点点头,“他死了,这是他的人头。我们可以交差了。”

小官差开心的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天道有轮回,哈哈哈,恶人自有恶人磨。不对不对,我好像又用错词语了。”

老官差看着哑巴走的方向自言自语到:“恶人自有恶人磨,这话说的也不错。”

小官差问:“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老官差:“没什么,收工了,回衙门。”

小官差突然说:“今天这么早就收工了,我们去那家驿站吧。有酒有肉,我都快馋死了。去吧去吧。”

老官差拍了一下他的头,力道并不大,“吃吃吃,就知道吃。回衙门吃面。”

小官差不干了,“我来这小城半个多月了,天天都是面面面。不要嘛,就一次,就一次,让我吃个肉喝口酒嘛。”

老官差冷哼一声:“你以为是牛肉吗?你要是知道那是什么你还吃得下么?”

小官差看着老官差手里还在滴水的袋子,在想一想老官差的话,“哇”的一下吐出来了。他用颤抖的声音问:“是...是...是人.....人肉?”

老官差拎着带着走,甩下一句,“你觉得呢?”

小官差立刻石化在风中。回头看看走远的哑巴,只见夕阳下,哑巴的影子变得像是一个张口想要吃人的恶魔一样。

老官差似乎意识到小官差并没有跟上,扭头问:“看什么看,还吃不吃面了?”

小官差立刻拔腿跟上。

“叮铃铃”,驼铃阵阵响过。最后一批赶进城的商人进来以后,城门就缓缓地关上了。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评论
TOP